全盘西化?西式民主正自身难保

2017-10-23 15:4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现在,有一些人把民主狭隘地等同于西式民主,言必称“西式民主”,把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归结为没有像西方一样的民主制度。进一步说,其目的就是要在中国实现全盘西化。他们不顾西方民主制度在很多非西方国家的失败,他们无视西方民主制度给西方国家自身带来的各种麻烦和困惑,如同瘾君子渴望毒品那样渴望在中国推行西方民主制度,并不惜采取包括制造动乱在内的一切手段。更有甚者还表现出纳粹化的冲动,一切都以西方为标准,凡不符合西方标准的,都是错的,都是被批判的对象。

事实上,西式民主在实操层面并不具有普适性,很难帮助中国解决重大的危机和挑战,甚至其自身也面临着严重的信任危机。中国社会的主流意见也不认同全盘西化的主张,而且中国也并没有因为不施行西方民主而落后,反而在自己的道路上实现了大国崛起。

反观西方社会,西方民主的缺陷日益暴露,其制度前景也表现出不甚乐观的一面。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民主最重要的就是接纳各方意见,但由于个人能力和财力的差异,并不是每个普通公民都有机会影响公众意见。

这一内在缺陷,使得西式民主沦为少数人掌控的金钱政治和寡头政治。以美国大选为例,砸钱就能“出成绩”,已成为人们对美式选举的典型印象。在2016年的大选中,民主、共和两党“烧钱”的规模和速度,纷纷创下了近年来的新纪录,仅竞选一名参议员的平均开支也要在500万美元以上。而这种局面,只是这些年来美国金钱政治“加速度”发展的缩影。这种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选举制度,实际上就是以金钱购买权力,是“有钱人拿钱买候选人,候选人再拿钱买选票”。这在西方多数国家是公开的秘密,是一种公然的制度腐败。

除去金钱因素,“信息不对称”本身也使得西方民主选举很难代表选民的意志。普通选民在选举时很容易受到媒体报道的影响,但媒体报道的内容是政党有选择的透露出来的,呈现出不对称的特征。选民据此做出的信息判断,也呈现出一定的非理性,部分选民还会做出“逆向选择”。选民的这种特征清晰的反映在特朗普的当选上。尽管特朗普在竞选中一再发表“政治不正确”的言论——抨击华尔街、抨击非法移民、质疑穆斯林移民、公开支持俄罗斯总统普京等,但共和党基层选民还是有很多在投票支持特朗普。这背后更多是因为他们反感共和党内的那些传统政治精英,他们投的是“抗议票”。基于对西方民主投票政治的失望,美欧等国参加选举投票的人数不断下降。过去26届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率平均仅为48%;在加拿大选举委员会的调查中,60%的受访者否定“投票在国家政治中的作用”,认为“参与选举没有意义”、“投票改变不了任何事情”。欧美等国选民投票率的下降,反映了选民对政党政治的淡漠,也预示着西方民主制度的灰暗前景。

(参见:《刘仰:民主教与科学教》《德先生与赛先生的现代难题》《剖析西方民主选举中的投票悖论》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