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是“普世价值”?让事实告诉你美式民主的虚伪与危害

2017-10-16 15:2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你还在相信西方选举民主和程序民主?还在把美式民主推崇为“普世价值”的典范,认为只有美式民主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事实上,美式民主是虚伪的,它解决不了发展中国家的问题,甚至解决不了自己国家的问题。

美式民主的虚伪性在于它贴着“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等一系列美好而极具迷惑性的标签,有着包装得无比精巧的以普选制、议会制、两党制为特征的所谓民主政治制度,以及表面上设计得更加圆滑的以选举民主和程序民主为特征的选举制度。事实上,以金钱为选票的普选所产生的议会,只不过是“富豪的俱乐部”;所谓两党制,不过是资产阶级各个集团为了防止政府仅为某一个垄断资本集团服务而进行的博弈;所谓三权分立,也不过是资产阶级独占统治权下的职权分工,是美化资本主义民主、欺骗劳动人民的工具而已。以被视为民主“典范”的美国总统大选为例,所谓的“民主选举”,其实就是“烧钱”的竞赛。其历年开支如下:1980年1.62亿美元,1988年3.24亿美元,2000年5.29亿美元,2004年8.81亿美元,2008年50亿美元,2016年100亿美元。美国总统的家族化便是“金钱民主”滋生的怪胎,“金钱政治”造就了政治豪门,而政治豪门要成为政治领袖,也离不开大财团的支持,“金钱民主”进而演变为“寡头民主”。在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中,《华盛顿邮报》发布的报告显示, “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收到的6亿美元捐款中,41%的款项来自50个超级富豪家族。也就是说,美国两党背后的主人都是大的财团或垄断资本集团,经济寡头对美国政治的绑架可见一斑。

美国的民主政治不仅在国内是欺骗人民的工具,在国际上也成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行霸权主义外交政策的一种工具。一方面,通过输出美式民主达到控制弱小国家的目的。另一方面,以“保护平民”“反对独裁”为名发动战争和制造国际紧张局势,背后却是为美元、石油、军火等垄断集团的利益服务。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无不与美元和石油的霸权利益相关。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对外政策,如退出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都是美国追求霸权的表现。同时,美式民主及其对外输出,还给全球的物质生产、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带来极大的损害。

一是损害物质生产和交换,爆发周期性经济危机。从经济与政治的紧密关系来看,私有制垄断集团及其寡头反对国家的监管和调控,而资产阶级国家和政治制度又要为私有制经济基础服务,导致市场调节和国家调节的双失灵,从而酿成物质生产和交换的周期性危机。这种危机一方面通过全球化进程中各国之间的经济联系传导到全球其他国家,另一方面通过美国民主霸权和军事强权把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

二是损害金融秩序,引发金融危机。在以美联储为代表的金融寡头的操纵下,少数金融寡头和金融家族控制本国乃至世界经济命脉,金融资本可以利用高科技手段发动掠夺财富的金融战争,从而导致金融失序和危机。20世纪90年代以来,1995年墨西哥金融危机、1997年由泰铢引发的亚洲金融危机、1998年巴西金融危机和2002年阿根廷经济危机等,无不是新自由主义金融自由化政策操纵的结果。

三是损害实体国家财政,引发债务危机。财政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更多的是政治问题。把金融危机转移为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是西方经济政治体制的一个特点,也是加重债务危机的又一主要原因。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后,相继引发冰岛、迪拜、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债务危机,这除了与西方国家高福利政策有关外,也是美国金融危机传导效应的体现。此外,美国财政上限危机不仅给美国经济造成了影响,也给全球经济蒙上了厚厚的阴影。比如:引发贸易保护主义,影响发展中国家的外贸出口和经济发展;增发货币、推动通货膨胀的方式稀释债务负担,导致美元贬值,造成国际上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全球性通货膨胀和全球性金融恐慌、股市震荡,等等。

四是掠夺自然资源,损害环境,导致全球生态危机。以美国为首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对外直接投资设厂,大量转移各种损害自然、污染环境的生产活动,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资源,加剧生态危机的全球性蔓延。以碳排放为例,美国置美国人的人权于中国人、印度人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人权之上。在美国人均碳排放等指标大大超过中国和印度人均数的当下,不仅不落实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所做出的每年1000亿美元气候资金的长期承诺,反而重点指责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特朗普政府更是退出《巴黎气候变化协定》,并签署行政命令,维护美国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利益。

五是损害物质生活和福利,固化贫富严重对立。美国虽输出“民主”,但不输出民生。以“美式民主输入国”伊拉克为例,战争爆发前的1990年其人均GDP为10291.86美元,2015年人均GDP为4943.76美元,至今没有恢复到20多年前的水平。在长达20年的经济封锁和战争下,伊拉克人民缺医少药,儿童死亡率大大上升,人口增长缓慢,经济崩溃,恐怖主义泛滥。今天的伊拉克,人民虽有了“民主”选举总统的权利,但却失去了生存的权利。而美国在伊拉克输出的是“民主”,得到的却是大把大把的石油美元。

(参见:《美国式民主制度损害世界经济和民生——兼论特朗普新政》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