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京南“绿肺”大兴:“三大法门”打造留白建绿样本

2020-12-28 14:1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昔日大兴正在成为京南‘绿肺’”,这是一位老大兴人对今日大兴的经典描述。

四年前,“穿过森林去机场”是一幅蓝图;四年后,穿往机场的绿色生态廊道已成为现实。四年前,狼垡、旧宫和西红门是有名的“三角地”;四年后, “狼垡城市森林公园”“旧宫城市森林公园”“西红门生态公园”已变身三大城市绿地景观公园。四年前,大兴街头地块空旷裸露;四年后,大兴的“口袋公园”作为城市绿地微景观随处可见。

近日,记者沿着京南重镇环路坐标,重走生态廊道、绿地景观和口袋公园,寻访大兴的留白建绿发展轨迹。

生态廊道:“五纵两横”环抱新国门

截至2020年底,围绕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生态廊道”建设已造林15万亩。近日,记者走访京南大兴,一探“穿过森林去机场”的真实体验。据了解,集中在机场高速、京开高速、京台高速及南五环路、南六环路附近的“五纵两横”7条绿色廊道最终构建起环抱新国门机场的生态格局。

记者从南五环由北向南出发,在全长约29公里的机场高速通道上,数十万株各类苗木林廊连贯,行驶在通往机场的廊道上,可以想象到这里四季色彩更迭的穿梭图景。“穿过森林去机场”的生态廊道景观也被广大网友和媒体评价为大兴区国家森林城市建设体系的点睛之作。

绿地景观:问题“三角地”的角色变迁

今年6月,大兴狼垡城市森林公园正式对市民开放,占地面积5508亩的园区与相邻的3000亩地块构成近万亩的森林板块,直接辐射周边56万居民。今年同期开园的还有大兴旧宫城市森林公园、西红门生态休闲公园,两处绿地分别占地529亩、1196亩。

近日,记者同样来到狼垡城市森林公园园区,一探“京南最大城市森林公园”的真容。尽管已是深冬,公园内依然有三三两两的游人结伴散步。“三年前这里还是物流大院、散乱污企业的集中营,至少有一千多家驻扎于此。以前闭户隔尘,如今已经推窗见绿。”附近的老住户讲述了狼垡从问题“三角地”到天然氧吧的角色变迁。来京打拼已超过5个年头的刘先生同样告诉记者:“以前,大兴人提起旧宫、西红门一带,那就是城乡结合部的代名词。当年看中这里房租低廉,却常常因脏乱的环境、空气想要搬离。这几年北京绿化造林,建设小微绿地的消息见诸网络报端,没想到这么快大兴就‘绿’了起来。”

口袋公园:从“土疙瘩”到步步皆绿

“口袋公园”工程也称小微绿地建设工程,最能见证大兴区绿色工程的发展变迁。天宫院街道、桐城办公楼等地块代征绿地施工前,往往沙尘漫天,如今这些地方已经形成迷你小花园等街头绿地景观。附近“土著”居民向记者表示,相比现在步步皆绿的大兴,以前的大兴则更像一块“土疙瘩”。

以代征绿地、边角地、废弃地以及闲置地建设的“口袋公园”被网友认为其增绿效果更为见微知著。记者走访荣京丽都、兴旺大街等口袋公园,附近居民纷纷表示:“相比于新建的大型城市森林公园,出门500米就能见到的小微绿地才是真正散落在大兴居民身边的绿色生态空间。毕竟不是所有居民都住在森林公园周边。”

四年来,大兴区在“疏整促”专项行动推动下共建成城市休闲公园、小微绿地建设,填补了大型景观绿地所照顾不到的城市斑秃地带。

  建绿先留白:让绿色细胞成为城市底色

大兴区的“变绿”轨迹或能成为大型城市留白建绿的改造范本。

“疏整促”专项行动连续开展4年来,大兴区打造大型绿地公园16所,今年,大兴区战略留白“临时绿化”工作量更占到全市的66.64%。

“生态廊道”沿线增绿、“绿地景观”成片建绿、“口袋公园”见缝插绿成为大兴区推进疏整促“留白增绿”专项行动的三大法门。大兴区“疏整促”相关负责人对此表示:“大兴区不断加快生态布局和绿化建设,‘留白’与‘建绿’工作双手抓,目的就是为了尽快转化疏解还绿成果,还京南一片绿地。”

城市空间规划方面多位学者公开表示,“留白”工作其实是保证“建绿”空间可持续扩大的关键:“持续推进绿化建设是一项增进生态惠民福祉的长效工作。随着可利用空间不断被压缩,为绿地寻找栖身空间显得尤为重要,而要保证长效则是生态空间如何精细化治理问题。只有把‘留白’与‘增绿’双措并举,把土地腾退的后续建设作为增加绿色空间的重要抓手,才能让绿色细胞长久成为城市底色。”

责任编辑:孙惠贤(QY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