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乡村社会治理的对策

2020-11-26 13:3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基于走访调研村所了解到的共性、个性特点,以及本地区现阶段乡村社会治理面临的问题,为了更好地推进乡村社会治理、落实乡村振兴战略,实现乡村社会管理到乡村社会治理的真正转变。针对调研过程中发现的村庄成员老龄化、空心化、年轻力量等常住人口参与乡村社会治理的积极性问题仍然较为严重,很多常住人口并没有有效地融入到乡村社会主体中来。因此,必须要在基层党组织的带领下优化党员队伍、促进社会组织的孵化,实现党组织自身功能向基层的辐射,全面激发常住人口参与乡村社会治理的活力。

(一)发挥党组织领导资源整合与引领的功能

加强和改进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必须以党组织为领导核心,在党组织带领下优化党员队伍、实现党员在乡村社会治理中的先锋模范作用,实现党组织自身功能向基层的辐射,促使党建引领乡村社会治理,全面提高党组织的乡村治理水平。

针对调研过程中了解本地区老党员年龄偏高,导致乡村治理中互联网建设管理能力不足,因此必须要优化党员队伍的年龄结构、提高党组织的整体素质,加大党组织活动的宣传力度,使党的宗旨和要求宣传走进基层,促使村庄青年力量积极向党组织靠拢。其次,要加强对现有党员的培训教育工作,以各个村庄为单位,通过定期开党会以及外出参加学习的形式,结合本地区乡村社会的发展特点认真学习和总结各个地区乡村社会治理的经验。再次,要调动全体党员共同参与村庄治理的积极性,大力推行“党员联户”制度,增强党员和村民群众的互动和联系,真正了解村民需求,确保村民急需解决的问题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积极反馈。

发挥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实际功能

社会组织作为乡村社会治理的重要主体力量,“具有提供公共服务、吸引整合社会资源、化解社会矛盾、承接政府职能、增加社会凝聚力、参与国际事务、培育公民精神和自治能力的重要作用”,也必须要在党组织积极引导和基层政府的支持倡导下才能充分发挥其非官方的社会功能。

社会组织作为乡村社会治理主体中行政组织的重要补充力量,在德治融入乡村治理的基础上,社会组织可以通过自主自发的力量加强对村民的道德法制教育,增强村民的凝聚力,促使更多的村民提高责任意识。因此在基层党组织的带领下,要不断丰富农村社会组织类型,激发社会组织活力,积极倡导村庄内部在文化、娱乐、生态、公益、教育各个方面的社会组织全面发展,从而促使更多的常住人口参与到其中。其次,针对调研过程中发现的外来人口和本地村委的矛盾以及产业融合发展的问题,社会组织也要充分发挥其在乡村治理中的角色,通过合理的方式以第三方的身份介入来协调常住外来人口与本地村委以及村庄土地资源与土地管控之间的问题。

(三)激发乡村常住人口参与社会治理的活力

近些年来,在以法治为依托的基础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在乡村社会逐渐落实,村民参与乡村公共事务的意识逐渐增强。但就目前所了解到的乡村社会的发展情况来看,村庄成员老龄化、空心化、年轻力量参与乡村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不高问题仍然较为严重,很多常住人口并没有有效地融入到乡村社会主体中来。

全面提高民众参与乡村社会的意识还需要乡村人才的带领作用。首先,要发挥新乡贤参与的带头作用,乡贤作为普通民众中文化水平较高、经验更为丰富、更具有乡村情怀的特殊群体,比起一般村民来说,这一群体更容易拉近民心、更具有道德感召力。因此,当地政府因充分挖掘新乡贤的引导作用,为这一群体完善生活保障机制,增强对这一群体的认可度和接受度,促使更多的新乡贤返乡参与乡村治理建设。其次,大学生村官群体有着卓越的知识素养和先进的思想观念,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一群体参与乡村社会治理可以将政府治理理念引进村庄,增强村民对基层政府的理解;从村民的角度来看,一方面这一群体可以将先进的科学技术带入到乡村产业发展中,带动村民更新生产方式,另一方面大学生村官可以将新型的治理方式融入乡村治理,比如通过“最美家庭”“荣誉村庄”评选活动,以一种更为包容开放的治理方式,增进乡村文明建设,使民众在参与过程获得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提高常住人口参与乡村治理的意愿。

(摘自北京社会治理报告《常住人口结构对乡村社会治理的影响分析》)

责任编辑:孙惠贤(QY0029)  作者:赵佳 冯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