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治理]推动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的基本思路

2020-11-20 18:2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近日,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系列皮书、辑刊、论丛发布会暨研讨会。《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是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打造的重点区域蓝皮书,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综治研究所主持编撰,联合北京市相关政府部门、高校、研究机构、智库专家共同完成,是关于北京社会治理发展的年度系列报告的第七本。

北京社科院《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9-2020)》由总报告、社会组织治理篇、人口问题治理篇、违法犯罪治理篇、网络社会治理篇、矛盾纠纷治理篇、城市安全治理篇和基层社会治理篇组成。报告采用定性分析、定量分析和大数据分析等方法,对2019年北京市社会各领域治理状况进行了全面的分析梳理和阐述,并对存在的问题、成因和发展的趋势进行了深入分析,信息丰富,对城市社会治理工作具有较好的借鉴启示价值。

蓝皮书指出,当前已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建立“现代社会组织体制”,“激发社会组织活力”,“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必须把提高社会组织供给体系质量作为推动首都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主攻方向,这是新时代社会组织发展核心要义,对首都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大意义,对推动首都社会治理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

(一)高度统一对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的认识

高度统一对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的认识是基础。如果这个基础立不好、管不好、治理不好,直接决定社会治理现代化能否顺利实现。因此,要从首都“四个中心”尤其政治中心城市功能定位的高度,要从首都社会和谐稳定的政治高度,统一认识首都社会组织发展生态,客观研判社会组织发展所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在党的全面领导下,坚持“稳中有进”,加快推进首都社会组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积极稳妥地推进首都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逐步形成现代化的社会组织供给体系。

(二)加快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

社会组织管理体制改革是关键。一是提高站位,从维护首都社会和谐稳定的政治高度,将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纳入北京市社会建设领导小组工作重要议事日程,定期研判重大事项进展。二是高位统筹,参照上海(上海市民政局加挂社会组织管理局,民政局党组书记兼任社会组织管理局局长)或广东(设立社会组织管理局作为省政府独立部门)经验,充分调研论证基础上,整合市民政局社会组织工作处、社团办、执法大队等资源,组建社会组织管理局(民政部设立社会组织管理局,社团办已过时),统筹北京市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全面工作。三是体制改革,坚决贯彻中央、市委相关政策部署,督促落实;全面梳理现有政策存量,去伪存真;加紧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快制定符合北京市社会组织高质量发展的“组团”政策体系。

(三)加强社会组织综合监管体系

社会组织综合监管体系是重心。社会组织与行政组织、经济组织同样“五脏俱全”,且有其特殊性,必须通过建立综合监管体系保障其不偏离正轨,防范风险,规范有序发展。一是对发起人或法人进行必要的政治审核,做好人的工作。二是加强社会组织内控管理体系,强身健体。三是加快信息化建设,着力推进社会组织信用体系建设,信息联通、失信联惩。四是推进社会监督与行业自律相融合,更加注重利用社会和市场机制监管社会组织良性运行。五是推进社会组织脱钩过程中,应因地制宜,防止脱钩脱管。六是强化业主主管部门监管责任,“谁主管”“谁负责”。七是强化政府相关部门监管联动体系建设,与时俱进,形成监管合力。八是在职责较重、影响较大的社会组织中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及时公开发布信息,引导正向舆论。九是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组织,甄别混水摸鱼组织,依法依规惩戒,净化社会组织发展环境。

(四)推进“僵尸组织”依法依规退出

要像经济高质量发展要求清理“僵尸企业”、工厂一样,着力推进“僵尸组织”依法依规退出。一是全面梳理存量社会组织活动情况,制定评价标准,科学准确界定“僵尸组织”。二是加快研究制定“僵尸组织”注销衔接机制,开辟快速通道。三是加紧研究注销后遗留资产等处置办法,做好善后工作。四是做好风险评估,保障清理“僵尸组织”工作顺利推进。

(五)营造社会组织发展制度环境

社会组织发展制度环境是保证。一是有序推进“放管服”和政府转移职能,明确新增公共服务优先由社会组织承担,鼓励社会创新。二是规范各级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机制。例如,将购买社会组织服务纳入各级政府预算,保障购买持续性;又如,加大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资金力度,扭转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养事不养人”错误机制,保证社会组织服务效能;再如,以需求为导向,制定政府购买社会组织服务指导目录,将社会组织服务纳入政府采购。三是完善区、街社会组织发展辅助平台,借鉴“回天”社会组织孵化平台、朝阳区街乡社会组织联合会经验,培育、管理、监督社会组织、社区社会组织。四是借鉴回天经验,建立区级社会组织孵化平台(负责组织孵化)、社区公益基金会(负责筹集、使用资金)、社会创新学院(知识研究与输出)“三位一体”的社会组织体系。五是借鉴朝阳“创享计划”、东城“公益创投”经验,大力发展社区社会组织。六是由“堵”转“疏”,把好进口,既防止监管过度,又要防止监管空白,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社会环境。七是加强社会组织人才队伍建设,利用市、区党校(行政学院)资源,制定培训课程,对政府相关部门、社会组织发起人或法人业务知识、意识形态、统战等内容培训,使管理者更专业,实践者更敬业。

(六)优化社会组织内部治理结构

社会组织内部治理结构优化是条件。一是确立社会组织治理结构优化必须在党的领导下进行。二是全面加强社会组织意识形态教育。三是规范社会组织章程、宗旨以及业务范围。四是强化社会组织健全组织架构。五是强化社会组织内部议事协商机制。六是强化社会组织财务、税务、内控管理等制度规范化建设。

总之,首都北京已经进入社会建设为重点期的新时代,统筹城乡民生建设和创新社会治理,探索超大型城市治理体系,都需要高质量的社会组织,同时,高质量的社会组织也能够在首都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责任编辑:孙惠贤(QY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