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在线教育缘何在“刚需”中“网崩”

2020-06-11 15:1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千龙网北京6月11日讯 近日,千龙智库以全媒体舆情信息技术监测平台为依托,发布《首都在线教育行业品牌价值影响力传播报告》。

千龙智库分析报告发现,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流行让在线教育行业大放异彩,相关企业活跃度、搜索量明显上升。以百度搜索指数为例,2019年5月-2020年4月期间,“在线教育”关键词在百度PC端和移动端的搜索频次,在疫情前呈现平稳态势,1月26日起,搜索指数一路飙升,网民对在线教育关注度明显增高。在全国大中小学延迟开学的现实环境下,在线教育成为“刚需”。

图片2

“在线教育”关键词百度搜素指数(201905-202004)

然而,在线教育也接连遭遇“翻车”事件。2月7日,“网课太欺负人了”上了热搜!微博话题#网课太欺负人了#引发4.6亿网民围观阅读,19.1万条评论吐槽,“太难了,各种突发状况都有”“希望开学后重头上一遍”“从早六点到晚十点半一直在上网课,眼疼头疼不能歇息”。自2月8日至3月10日,舆论场接连出现在线教育平台“网崩”信息,卡顿、闪退、掉线等问题频频上演,学习通、知到、中国大学MOOC、猿辅导、人民智云、腾讯课堂等则无一幸免。

报告还显示,无论是在线教育机构的“头部企业”还是“新锐势力”,在课程质量、平台服务、经营管理和营销模式等方面,呈现出问题频发态势,成为掣肘在线教育行业发展的共性问题。具体表现为以下四大问题:

问题一:教师资质状况堪忧,课程质量良莠不齐。师资是在线教育品牌的核心竞争力,但目前行业整体师资状况堪忧。自2019年5月以来,新东方、学而思教育、大米科技、网易有道、猿力教育、大生知行、三好互动、小船出海等多家机构爆出“线上教师无证上岗”“师资信息公示不全”“外教资质无法查询”等问题。如2019年7月《证券日报》爆出大生知行旗下51Talk师资问题,报道称有用户反馈无法在平台上查询到外教教学资质。对此,51Talk客服也表示无法提供对应外教的TESOL证书信息及材料。

问题二:退费乱象丛生,品牌服务受质疑。退费问题一直是培训机构的痛点。自2019年5月以来,先后出现多起退费提现难、故意克扣退费、拖延退费操作、故意截流学生资金等事件。这其中不乏实力雄厚的行业龙头品牌,如新东方、学而思教育均因退费套路多,被网民打上“店大欺客”的标签,受到舆论质疑。2020年4月,大米科技旗下VIPKID今年4月因单方面更改赠课规则,造成消费者变相损失上千元,被界面新闻曝光。

问题三:获客成本高居不下,企业亏损难盈利。在线教育平台获客成本高企,纯线上类平台的获客成本远高于传统教育机构。据第一财经2019年7月报道,暑期众多在线教育机构在生源争夺上投入巨额的广告营销费用,仅学而思教育、猿力教育旗下猿辅导、小船出海旗下作业帮,三巨头平均每天的广告费用约1000万元。高获客成本、低转换率,再加上在线教育公司盈利周期长,需要持续投入,导致目前在线教育企业大多处于烧钱阶段。近一年内,新东方、学而思教育、大米科技等企业接连爆出业绩亏损、管理层动荡或裁员问题。

问题四:诱导消费丑闻不断,营销模式遭诟病。2019年5月,未来网报道称猿辅导捆绑《最强大脑》被指误导家长,广告涉嫌违法;2020年3月,人民日报《民生周刊》曝光新东方在线被指课程与宣传不符,涉嫌虚假营销;2019年5月以来,达内教育借招聘之名欺诈招生、为学员贷款数万元被中国网、界面新闻、中国质量万里行等媒体多次曝光,培训贷骗局丑闻不断;自如小船出海旗下作业帮也因广告频繁、重复卖课、骚扰用户,被网民投诉不断。

业内专家则对此回应称,当前的在线教育还停留在比较浅层的竞争阶段,在线教育企业关注的重点应当在于产品和服务。打磨产品和服务,综合提升学习体验,疫情过后这些“内功”才是在线教育企业发展的根本方向。

千龙智库是千龙网全力打造的新型网络智库,2017年9月入选首批14家首都高端智库试点单位,成为首都高端智库试点单位中的唯一媒体智库。千龙智库拥有一批交叉学科背景及丰富舆情研究经验的研究人才,拥有大数据舆情信息技术监测平台,推出网络意识形态、政务舆情、行业舆情、企业舆情等多个智库产品,为党政机构及企事业单位等提供专项智库服务。

 

查看报告原文,请点击

首都在线教育行业品牌价值影响力传播报告

中国白酒行业品牌价值影响力传播报告

中国房地产行业品牌价值影响力传播报告

新能源汽车行业品牌价值影响力传播报告

责任编辑:孙惠贤(QY0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