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疫情下,社区治理能力的应考

2020-03-17 10:41 人民政协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疫情下,社区治理能力的应考

2019年11月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刚做出《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就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进行了一次大考,其中社区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成为主要的考核对象之一。

社区治理体制方面,应考在社区治理组织体系上。这次疫情期间,社区普遍反映防控力量不足,还存在“无物业、无安保、无封闭”的“三无小区”。众所周知,我国慢性病导致死亡已经占总死亡的85%,因慢性病过早死亡占早死亡总人数的75%。面对不断攀升的“慢病发生率”和“巨额医疗支出”,尤其是这次疫情的严峻考验,我们需要从社区治理组织体系上做文章,在“两级政府、三级管理、四级落实”的过程中,强化社区的功能,在机构设置上完善机制保障和改善民生,在编制管理上加大人员编制向社区基层倾斜,将治理关口下移,把基层政府和社会组织结合起来,打造人民大众普遍需要而又切实有效的社区公共服务体系,形成以社区民众“少生病、晚生病、更健康”为目标,以“全民健身”为先导,推动社区健身服务提质升级,为社区居民提供集运动、营养、心理、健康干预为一体的社区健康联合体,促进社区居民主动追求健康服务,增强社区居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此外,面对疫情之下的874万应届高校毕业生,有关部门可以扩大社区工作岗位,如专设社区体育指导员,鼓励应届毕业生到社区工作,弥补社区防控力量不足、社区工作人员短缺的弱项,提升社区工作的专业性,使社区治理得到组织体系保障。

社区治理机制方面,应考在应对重大冲击时社区运行的顺畅上。“单位人”向“社会人”转变,要求社区组织代替“单位”充当基层社会管理与服务的主体角色,传统居民委员会整合力量配置较弱、整合功能单一的缺陷使其难以完成这一使命。疫情期间,北京市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抽调更多干部支援基层,支持各类在当地的干部积极投身社区防控工作”的要求,充分发挥党建引领“吹哨报到”“接诉即办”机制作用,大幅度充实了基层特别是社区力量,但也反映出社区治理尚需建立长效机制,补齐社区(村)在卫生防疫、社区服务等方面的短板,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充分调动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积极性”的要求,在加强社区行政力量建设以及进一步培育社区自治力量的基础上,使两种力量在发育中的社区里得到整合,确保应对重大冲击时社区运行的顺畅。政协作为专门协商机构,政协委员来自各界,居住在不同的社区,理应发挥委员贴近基层群众的优势,加快落实北京市政协主席吉林提出的在社区建立委员工作站的设想,探索政协委员在联系界别群众的同时联系社区群众的“双联系”制度,为社区治理能力的提升贡献力量。

社区治理主体方面,应考在多元主体参与社区治理的责任上。如何在实现治理目标的过程中协调好不同治理主体之间的关系,尤其如何激发社区居民个人、居民组织、非营利社会组织和驻区单位等非政府主体的积极性,提高他们的参与度,与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息息相关。疫情期间,党建引领“吹哨报到”“接诉即办”机制,增强了社区多元主体之间的统筹协调,多点联动,发挥了社区贴近百姓、了解民声的优势以及政府职能部门的行业引领作用,通过社区发起,宣传、文化、卫生、体育、城市管理等部门快速响应,有效整合政府、社会组织等多方资源,提升了社区防疫的整体格局和系统性,使社区成为疫情防控的坚强堡垒。由此可见,以“党建+”模式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发挥党组织的示范带动作用,推动社区居委会、业委会、物业公司,社区内企业、政府机构以及社区居民个人等社区多元主体力量,促进社区多元共治,形成有效的对话、协商、沟通、协同、合作、共事的机制,有助于提高社区治理能力,更好地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同时,应探索建立社区体育健康等社团组织,通过这些组织既带动居民参与体育运动和健康活动的热情,又充分发挥体育的社会整合作用,扩大群众参与、反映群众诉求,增强社区作为社会基本单元的聚合力和自治功能,推动社区居民增强社区意识,完成由“单位人”向“社区人”的转变。

社区治理环境方面,应考在社区基础设施和新技术的保障上。面对这次疫情的严峻考验,我们需要从智慧健康社区建设上做文章,清晰把握《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明确提出的“探索建立社区健康促进服务中心”对社区治理体系建设的作用,在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和新小区建设中,打造“以运动场地设施为基础,社区全民健身中心为龙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商业生活中心、社区特殊人群(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及儿童)服务中心等为补充”的物理空间与数字化平台结合的智慧社区居民健康联合体,为社区居民提供运动和营养等非医学干预为主、医学干预为辅的社区智慧健康生活服务体系,使之成为社区居民的聚集中心、交往中心、互动中心,解决中国改革、现代社会转型、“单位人”向“社区人”转变带来的社区群众亲情乡情缺失、熟人社会消失问题,解决社区组织虚化、社区自治缺失问题,促进共建共治共享,通过人工智能、物联网、区块链、5G等现代科学技术,使社区交通管理、物流供应、应急灾备、信息溯源、人员健康等全面数字化,提升社区治理效率,使社区居民能够享受到保障救助、医疗卫生、文体教育、环境美化等优质服务,为健康中国奠基。

推动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应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社区治理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完善社区治理组织体系,建立社区治理长效运行机制,推动社区多元主体共治,改善社区治理基础设施,更好地把我国政治制度优势转化为社区治理效能。

来源标题:疫情下,社区治理能力的应考

责任编辑:陈龙飞(QY0026)  作者:钟秉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