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控枪现状:枪击案在校园愈演愈烈

2019-05-31 15:42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QQ图片20190531154016

(图为2018年3月14日,在美国芝加哥,学生集会抗议枪击暴力。新华社记者 汪平 摄)

近年来,发生在美国校园里的枪击案数量不断增多,众多未成年人的生命安全遭遇威胁,美国民众呼吁禁枪的声音越来越大。但是,自诩民主、保障人权的美国,禁枪法案却因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阻挠迟迟难以通过。

当地时间2019年5月9日,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一所学校发生一起枪击案,一名18岁的高中生死亡,另有8名学生受伤。据事发道格拉斯郡的警官托尼·斯博罗克说,这起枪击案的两名嫌疑犯均为高原牧场理科学校的学生,其中一名18岁成年嫌疑人名叫德文·埃里克森。另外一名嫌疑人因未成年,个人信息并未被公布。这一案件并非发生在美国校园的首例枪击案,2018年2月14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帕克兰的一所高中发生枪击案,案发时,已被开除的学生尼古拉斯·克鲁兹手持来福式冲锋枪,冲进学校进行“屠杀”,造成17人死亡14人受伤,震惊全美。为了保护学校教职工安全,美国佛罗里达州立法委员会2019年5月初以65比47通过法案,法案规定佛州老师现在可以带枪来学校上课。

可以看到,针对频繁发生的校园枪击案,美国不是立即禁枪,而是进一步扩大居民持枪范围。与之相对应的,新西兰在克赖斯特彻奇市枪击案后迅速行动,国会4月10日以压倒性优势通过枪支管理法修正案。消息一出,美国舆论五味杂陈。《华盛顿邮报》专门发表社论指出,“新西兰仅用26天就加强控枪,而美国国会在此问题上却多年停滞不前”。

美国控枪难早已不是新闻,即便近年来几乎每一份民调都显示“支持控枪”绝对是主流民意。2019年3月,美国众议院通过20年来首次重量级控枪法案,要求加强对购枪者的背景审查。民调显示,超过九成美国人支持有关措施。但这份法案下一步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依旧前景黯淡。《华盛顿邮报》的社论指出,美国和新西兰在控枪问题上最大的不同,在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强大影响力。这一判断有充分的根据。自1994年“攻击性武器联邦禁令”通过以后,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依靠其强大的游说能力,从未输过任何一场重大涉枪立法战役。在大多数人看来,美国全国步枪协会至今仍在极力塑造拥枪文化。在该协会总部的枪支博物馆,现场讲解热衷于告诉观众,历史上某著名恶犯是用哪款枪支行凶。每当有大型枪击案发生,该协会的官方回应仅是“唯一能阻止持枪坏人的是持枪好人”,潜台词是“枪不是问题”。

成立近150年,美国全国步枪协会数度转型,如今它的巨大影响力主要来自对美国政治体系的“完美驾驭”。每年,该协会都将大量资金输入政治选举,并在立法和监管游说上慷慨投入。比掏钱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聚焦单一议题的组织,美国全国步枪协会将其500万注册会员,调度成了一个十分高效的政治团体。这部分人还热衷于捐赠政治资金,参加政治集会,写公开信,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以种种方式放大自己的声音。

每年,美国关于控枪的辩论无数,但少有人思考的苦涩问题是,为何一个自称“民主”的体制,却被一个亢奋的小群体所绑架?美国究竟还会为控枪付出怎样的代价?或许,这个问题需要很久之后才会有答案。

(参见:《美国佛罗里达州通过最新法案:老师可以持枪上课!》《美国科罗拉多州校园枪击案:1死8伤》《新西兰控枪,美国为何学不了》)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