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中国智库这样谈中国智慧

2019-05-21 11:46 人民政协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智库这样谈中国智慧

“当前,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深入发展,人类社会充满希望。同时,国际形势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人类面临的全球性挑战更加严峻,需要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共同应对。”在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的这番开场白,点明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当下的任务。

就在来自亚洲47个国家和五大洲的各方嘉宾,为深化文明交流互鉴共聚北京时,世界另一端的美国,却以本国优先为由,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5月13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宣布启动对约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程序。

5月16日,我国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明确表示,美方霸凌主义、极限施压的做法违背多边贸易规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将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应。中方始终认为,不断加征关税的做法无益于经贸问题的解决。中方从来不畏惧任何压力,也有信心、有决心、有能力应对任何风险和挑战。

诚然,经济快速发展,使得中国既是全球出口大国,也是进口大国,也由此在一些领域拥有较高话语权。即便如此,中国一直强调,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输入”外国模式,也不“输出”中国模式,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

中国一直在做的,无非是以所有易所无,以所多易所鲜,以所工易所拙,做大全球贸易蛋糕。当前,面临中美经贸摩擦升级,中国经济应如何应对?又将如何从事件中吸取成长的养分?且听中国“智库”来谈中国智慧。

全国政协委员赵长茂: 善弈者谋势善谋势者必成大事

对中美贸易摩擦,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原副校长赵长茂一直在关注和思考。最近,美国突然宣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上调至25%,把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之后,我们的官方媒体纷纷发声,态度鲜明地回应:中国已做好全面应对的准备,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时不得不打;谈,大门敞开;打,奉陪到底。在这一时刻,我们感受到了自己国家的底气。

那么,底气何来?

在赵长茂看来,底气首先来自于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余年发展所形成的强大国力和明显的相对优势。从国力来说,2018年我国经济总量已突破90万亿元人民币,折合成美元,相当于美国经济总量的66%。从相对优势看,第一,我们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这一优势不仅表现为市场规模和潜力巨大,还在于市场结构的多层次性。比如,东、中、西部,南方和北方以及城市和乡村市场的差异化,这使中国经济具有比美国经济更大的回旋余地,“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这一点,在2008年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时已得到体现。第二,我们拥有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在联合国确定的工业门类中,中国是全世界唯一全部39个大类、525个小类的经济体,美国只拥有全部门类的95%。门类全,自我循环、自我平衡能力和抗外部干扰能力就强。第三,中国拥有丰厚的人力资源。这一优势,一方面体现为人力资源数量大上,另一方面体现在劳动力素质不断提高上,“人口红利”已经从“数量优势”转变为“质量优势”,对外商投资的吸引力已由劳动力便宜转变为劳动力素质高、技能强。第四,经济增长的新动能不断强化。目前,我国以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为标志的新动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1/3,对城镇新增就业的贡献率超过2/3,新动能的崛起大大增强了我国经济的“韧性”。第五,独特的制度优势。这一优势不仅体现在“集中力量办大事”上,而且体现在灵活反应、快速而有效应对各种风险和挑战上。

其次,底气来自于民族文化自信。赵长茂说,如果跳出经济思维看经济,就会发现,面对美国发起的贸易摩擦,中国的底气决不仅来自于经济实力增强所体现的“硬实力”,而且来自于长期积累起来的“软实力”,也就是通过“中国智慧”体现出来的战略文化优势。比如,在交兵对弈方面,有“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心胜为上,兵胜为下”及“以战止战、虽战可也”的兵战思维,谋势和取实结合重在“谋势”、谋一域更谋全局的围棋思维,避实就虚、借力打力、以柔克刚、后发制人的太极思维等等。中华民族是一个历尽苦难而不衰的民族,既有化危为机的被动适应能力,更有守正出奇、主动寻找胜机的能力。面对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中华文化富含的中国智慧无疑让我们想得更深、看得更远、更有底气。

第三,底气来自于对“对手”的研究。在赵长茂看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研究透对手是战胜对手的必要前提。经过两年多的观察,应该说我们对美国执政团队的价值取向、思维方式和外交风格已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和清醒的认识。在处理国与国之间关系时,商人思维、冷战思维成为美国执政团队的主导思维,极限施压是经贸谈判的基本套路。近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称:美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的形象受到国际社会的诟病;这两年生生将“美国第一”变成“美国唯一”;中美经贸磋商一年多来,美方在诸多议题上出尔反尔同样是世人皆知。

第四,底气来自于对世界发展大势的把握。赵长茂表示,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美国逆潮流而动,奉行单边主义,强调“美国优先”,到处挥舞经贸制裁大棒,成为阻碍全球自由贸易的规则破坏者。中国则顺势而为,提出并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奉行多边主义,与各国发展互利共赢的经贸关系。虽然美国综合国力超强,世界第一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但其巅峰已过,国际领导力和影响力相对下降、中国的吸引力和国际话语权相对增强也是不争的事实。在中美力量对比已经并将进一步发生变化的趋势下,美国以贸易摩擦为支点打压中国、阻止中国崛起的企图难以得逞。

赵长茂强调,底气代表骨气,彰显信心和定力。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底气不是意气用事,更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以实力为基础、基于战略思维和把握时代趋势的理性表达。

全国政协常委叶青: 实现高质量发展迎接新时代各种严峻挑战

“中美贸易摩擦,我们面对的不只有挑战,更有机遇。打铁还要自身硬,我们应该利用这个机遇,强化市场和企业自身的建设,要按照现代企业制度优化企业发展模式,更要在挑战来临时增强定力,坚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将企业杠杆率保持在合理水平,同时抓紧建设企业信用体系的中国模式,让中国信用为全球所认可。”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北京叶氏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青这样表示。

叶青同时表示,中国企业要把握机遇,扎扎实实聚焦实业,做精主业,做好功课,实现高质量发展,来迎接新时代各种严峻挑战。“面向未来,我们非常有信心,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完全能够在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取得最终的胜利。胜利属于正义的一方,属于我们伟大的祖国。”叶青表示。

全国政协委员肖钢: 大国贸易冲突不是新鲜事我们该有平常心

“从历史看,大国贸易冲突由来已久,这不是一个新鲜事。回顾近百年来的历史,英美、美日之间在不同时期有过多次交锋。既然不是新鲜事,我们就该有颗平常心。”谈及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证监会原主席、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资深研究员肖钢这样表示。

肖钢同时强调,我们应认清贸易摩擦背后,美国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中国的综合国力明显增强,已经对美国全球霸主地位和国际治理格局形成了挑战,这才是中美贸易摩擦的本质。从世界历史来看,崛起大国和既存大国之间的冲突往往难以避免。

美国在与英国长达百年的贸易缠斗中,以斗促和,务实制定贸易政策和产业政策,根据美国产业发展特点和综合国力水平,在不同时期采取不同的政策,比如从早期的贸易保护到后期的贸易自由。

前一段时间,日本前首相也曾发表文章提醒中国要警惕美国,吸取和借鉴日本教训。日本在历次冲突中,多次妥协退让,美国则步步紧逼,最后成功遏制了日本。

美国对中国出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由10%增加到25%),不仅中国反对,实际上,美国的产业界也有很多反对声音。

比如,美国咨询机构“全球贸易伙伴关系”表示,如果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加上原来对500亿美元商品征收的关税,使美国一个四口之家每年的成本大概增加767美元。而且会导致美国每年减少93万个就业岗位。

芝加哥大学和美联储的联合研究,用出口到美国的洗衣机作为案例,来证明提高关税对消费品的影响。从2018年1月份,美国对进口洗衣机加征关税以来,洗衣机的平均价格上涨了12%。消费者每年在洗衣机和烘干机上的支出要增加15亿美元,对应到每一台洗衣机要多花86美元,每一台烘干机要多花92美元。

纽约联储、哥伦比亚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也有一个联合研究,研究结果证实,提高关税至少让美国消费者每个月损失14亿美元。美国农业部经济局也发表研究成果,贸易战会使美国2019财年的农业贸易顺差降到2007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原因就是,预计对华出口会大幅度下降。

简单回顾英美和美日的贸易历史可以发现,大国的贸易冲突只是大国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个插曲。美国加征关税只会伤害双方,贸易冲突没有赢家。对中国来说,只有敢战、能战,才能止战。

全国政协委员阎峰: 蛋糕做得越大个体好处才能越多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制造业发展得很快,且已经具备一定高度;消费能力也得到全面提升。过去,我们靠产品出口换取生产能力。现在,我们可以从消费入手提高经济水平。我们内部市场也可循环,以抵御贸易摩擦影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国泰君安国际董事会主席阎峰这样表示。

以金融行业为例。20年前,阎峰刚刚来香港时,很多业务都是美资投行在做,少有中资投行参与其中。现在,中资投行在香港业务占比达到了50%以上。“很多事,我们对外资投行已经形成了替代作用。”阎峰这样说。

中国文化讲究和为贵,期待共赢。在阎峰看来,这种思路在很多实践中是一以贯之的。比如“一带一路”建设,我们讲求的是中国开车,各国搭车,目的是通过互通有无,把市场蛋糕做大。市场蛋糕做得越大,个体好处才能越多。这是我们的思考模式,凡是理解了这种思考的人,都愿意加入我们。

有些东西,中国是不能让步的 ——访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

“中美长期以来建立了非常紧密的经贸关系。我们之所以反击,是以战止战,是为了维持这样一种关系。”围绕这一话题,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CF40学术顾问余永定这样说。但他同时强调,有些东西,中国是不能让步的,比如我们未来的发展机会:如果在这些方面做了让步,那么以后就没有发展的可能了,我们就绝对不能让步。再比如主权问题,在最基本、最核心的主权问题上我们是不能让步的。尊严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不顾尊严的国家在世界上是得不到尊重的。

余永定对本报记者强调,中国是自卫反击而不是主动出击。当前中国应避免主动把贸易战引向其他领域,特别是金融领域。“对于人民币汇率,我们应遵守不通过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的承诺。但是我们也没有必要死守某个特定的点位。事实上,央行没有也不应该承诺人民币兑美元应该保持在哪个特定的点位上。如果由于国际收支恶化人民币出现贬值压力,我们也不应逆市场而动,为打击空头而消耗外汇储备。有人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旦破7就会一泻千里。对此我并不赞同。”余永定这样说。

此前,在CF40和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会议上,余永定在对CF40课题组发布的研究报告做点评时,介绍了课题组提出的“制度性摩擦”和如何建立中美贸易冲突管控机制的观点。“当年在美国和日本的贸易摩擦中,一些学者提出了‘制度性摩擦’的观念。日本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以‘系列会社和主银行制度’为特征的。这种制度同美国公司治理结构差异巨大,从而造成所谓‘制度性摩擦’。同样是在上世纪90年代,日本公众已经意识到日本公司治理结构需要改革,但是由于制度惯性,日本公司治理结构改革进展缓慢。美国同日本的‘制度性摩擦’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日本的公司治理结构改革。课题组认为,中国可以从美日处理‘制度性摩擦’的历史经验中得到一些启示。”他对课题组提出的中国通过参加日本等十一国在智利圣地亚哥签署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全面进步协定》(CPTTP)以解决中美“制度性摩擦”的看法表示了赞同。

最近,美国政府宣布了对华为的制裁。对此,余永定表示,美国政府的决定是蓄谋已久的。这一决定暴露了美国打击中国高技术产业发展的企图。显然,中美贸易战的实质不是贸易不平衡、不是中国是否遵守了WTO承诺,而是中国是否有权利发展高科技产业。在这个问题上,中国没有妥协的余地。面对险恶的形势,我们必须一方面继续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另一方面最大限度地保卫中国的高技术产业。只有这样,中国人才能实现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百年夙愿。

来源标题:中国智库这样谈中国智慧

责任编辑:陈龙飞(QY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