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体正陷入“日本化”困境

2019-05-10 08:43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为英国伦敦重要的金融区金丝雀码头的JPMorgan。新华社记者 韩岩 摄)

一直以来,西方都认为经济增长低迷、人口老龄化危机、政府债务余额占GDP比率升高等“日本化”问题是不可能发生在西方经济体的,美国主要经济学家认为,如果经济增长疲软、通货紧缩和长期低利率相混合的威胁出现,政策制定者能提供应对手段。然而西班牙《经济学家报》网站近日发表的文章称,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人口老龄化、不平等加剧等结构性通货紧缩力量正削弱欧美经济增长,西方经济体也正陷入“日本化”困境之中。

一个显著表现是,欧美经济都呈现放缓态势。欧洲央行已经承认,早期对于实现符合目标的通胀的乐观预期是错误的。2019年2月上旬,欧盟委员会还曾将2019年欧元区经济增速预期从1.9%大幅下调至1.3%,将2020年欧元区、2019和2020年的欧盟27国的经济增速预期都下调,其中2019年下调幅度最深。美国经济状况也不乐观。美国商务部2019年3月28日公布的最终修正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按年率计算增长2.2%,增幅低于此前预估的2.6%,更远低于去年第三季度的3.4%和去年第二季度的4.2%,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大幅放缓,重新回到金融危机后增长2%左右的“新常态”。经济学家认为,随着特朗普政府减税政策的刺激效果逐步消退,以及美联储逐步加息和金融环境收紧,美国经济增长大幅回落是必然的。

人口增速放缓、老龄化加剧等问题也日益严峻。美国人口普查局2018年1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由于死亡人数增加、出生人数下降,美国人口的增速降至8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人口统计学家指出,新生婴儿越来越少,死亡人数日渐增多,美国人口趋于老龄化。新罕布什尔州立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肯尼斯·约翰森指出,在过去的10年里,人口下降速度令人震惊。就在10年前,美国人口出生率还比死亡率高出了44%。欧洲也成为人口老龄化的“重灾区”,葡萄牙、德国、意大利等国形势严峻。如,葡萄牙红十字会主席2019年2月称,目前葡萄牙人口的平均年龄为44.2岁,老年人和年轻人的数量比例高达1.55:1。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2019年发表的调研报告指出,从现在起到2060年,德国每年需要至少从海外引进26万名劳工移民,才能够弥补本国人口下降所造成的劳动力缺口。意大利统计局发布的年度人口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1月意大利总人口约为6039万人,比上年同期减少9万多人。老龄人口在意大利人口中的比例持续增加,65岁以上人口为1380万,占总人口的22.8%;14岁以下人口约为800万,占总人口的13.2%。

日益加剧的债务危机也让欧美国家民众忧心忡忡。美国财经博客网站ZeroHedge的专栏作者泰勒·德登刊文称,过去数十年间,我们的国家债务一直都在指数级的速度增长,据查尔斯·休·史密斯提供的一张图表显示,整体债务水平的指数级增长已经使得美国人背负的债务总额达到了接近70万亿美元,整体债务的增长率一直都高于GDP的增长率,美国正在径直走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高盛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作出的预测,到2021年时,联邦政府赤字将从现在的8250亿美元(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为4.1%)扩大至1.25万亿美元(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为5.5%);到2028年时,则将进一步扩大至2.05万亿美元(在GDP总额中所占比例为7%)。欧盟部分成员国也因其内部经济发展不均衡、分散财政与统一货币的制度性缺陷等问题,陷入不同程度债务危机,如希腊债务危机和意大利债务危机等。

上述实例表明,西方民主制度治下的西方经济体正重走“日本化”的老路,欧美各国的政策制定者应对“日本化”问题的手段并非他们设想的那样灵活,“日本化”的幽灵正笼罩着西方。

(参见:《外媒:“日本化”幽灵笼罩西方经济体》《财经观察:美国经济增速缘何大幅放缓》《美国人口增长率降到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接近英国荷兰》《欧洲:人口老龄化的重灾区》等)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