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昂贵的印度大选暴露了什么?

2019-04-28 08:4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为选民在印度北方邦古城瓦拉纳西一处投票点外登记身份。新华社记者 郑焕松 摄)

一直以来,印度都被西方国家视作民主典范,时常被西方国家用来和中国对比。殊不知,由于其特殊国情,印度式民主早已弊病重重。2019年印度大选已经拉开帷幕,从4月11日开始,分七个阶段,至5月23日结束。印度有资格参与投票的选民约为9亿人,据新德里媒体研究中心估算,今年印度大选将耗资70亿美元,这场全球规模最大、耗资最昂贵的选举活动再度暴露出在西方民主制度治下的印度存在的诸多弊病。

印度民主选举已经沦为“有钱人的游戏”。据彭博社报道,截至4月15日,印度执法机构查获的用于贿选的现金、酒类、毒品、黄金和其他违禁品价值已高达25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4.2亿元)。通过礼品直接“贿赂”选民,是印度大选的特色之一,也可说是印度的选举文化。随着过去30年来印度国内政党之间竞争的加剧,政治力量的发展日益多元化,导致这种形式的“贿选”愈演愈烈,印度的选举也逐渐变成了“有钱人的游戏”。根据印度民主改革协会和全国选举观察的数据,在2014年人民院选举的542名获胜者中,443名(82%)是千万富翁,而在2009年选举的521名获胜者中,300名(58%)获胜者是千万富翁。虽然竞选的费用高昂,但一旦竞选成功,也会带来财富上的回报。2014年竞选连任的168名人民院议员的平均资产即从2009年时的5380万卢比飙升至1.278亿卢比。

选举中官员权力寻租愈加普遍。政党对于竞选资金的需求导致政党不得不与大财团、大公司建立密切的联系,这也导致印度的大财团、大公司都非常注重发展与政治领导人的私人关系,积极参与并进入议会,寻求政治代理人对政策直接发声,影响选举后各行政官员的人事任免,或者参与各种政策咨询委员会,拉拢行政官僚,利用媒体、智库渗透舆论等。由于政党在选举期间从大财团、大公司吸引了最大限度的资金,反过来在执政的时候自然要给政治捐赠者输送巨大的利益。于是,金钱在选举期流向政党,选举后又反向流动。这导致“裙带资本主义”在印度蓬勃发展,商人和官员一起寻租的现象愈加普遍。印度前首席选举专员萨姆帕斯形容,这种全国性的弊病已经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但同时也表明,人们对金钱的信心超过了对政策和项目的信心。

普通人民生活依旧艰难。在印度选举中,政客们发放较多的还是免费食物、雨伞和手电筒等小礼品,以及包括智能手机、路由器、自行车、高压锅等在内的生活用品,各政党甚至还公开宣布这些免费赠品都是竞选承诺的一部分。对此,彭博社评论称,印度选举委员会官员和违法者之间的这种“猫捉老鼠”游戏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在当前备受人口增长、环境恶化、大规模贫困和族群宗教问题困扰的印度,有四分之一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2美元,小额施舍的分量就变得很重。在普通民众的眼中,他们不关心参与投票是否能让他们选择他们想要的领导者,也并不考虑这种金钱“贿选”对民主制度造成的伤害,他们关心的,是参与选举所得到的物质奖励,是否能让他们眼前的生活能够得到微小的改善。因此,他们能做的,不是改变,而只是参与到这种游戏规则中来而已。

(参见:《全球最昂贵选举背后的印度民主》《印度已查获用于贿选的黄金、现金和酒类价值24.2亿元》)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