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西方社会总爱炒作“中国经济崩溃论”?

2019-04-16 09:3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QQ图片20190416092648

(从北京南开往天津的C2001次“复兴号”中国标准动车组驶入天津市区。新华社发 杨宝森摄)

近几年来,虽然世界各主要经济体都面临着发展难题,但部分西方舆论却偏爱炒作“中国经济崩溃论”,不论是中国企业裁员,还是一些在华外企迁至东南亚国家,都成为所谓“中国经济崩溃”的依据。事实上,无论是妄称“中国即将崩溃”,还是危言“中国经济站在悬崖边”,不管何种论调、何种版本的“中国经济崩溃论”,都已经被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和整体平稳的基本面所证伪。

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一些西方经济学家和政治评论家每隔几年就会陷入“中国经济崩溃论”的迷幻综合征。究其原因,主要是中国在经济体制转型发展的过程中并未按照西方社会所认可的“华盛顿共识”去依葫芦画瓢。在进入1980、1990年代后,大部分社会主义国家都在谋求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当时西方学术界有一个共识,即必须以“休克疗法”把“华盛顿共识”的市场化、私有化、稳定化同时落实到位,计划经济才能转变为市场经济。但是,中国没有这么做,而是推行从1978年以来的“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在转型期,一方面对老的国有企业,继续给予保护补贴。另一方面,同时放开一些民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进入。这种做法不被西方所认可,认为这样发展下去会比计划经济时还糟。这是“中国经济崩溃论”出现的一个重要政治原因。

从经济层面分析,还有一个客观原因。有关中国经济发展现状的分析框架主要基于西方经济体的运作模式,然而,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展,无论速度还是模式都是西方经济史上所不曾出现过的。因此,简单粗暴地将西方经济体的分析框架套在中国模式上,本身就是不严谨、不负责任的。对西方人来说,面对中国经济崛起这一事实,最困难的不是预测和计算,而是如何解释中国经济奇迹。比如,美国哈佛大学的Shleifer、Vishny及芝加哥大学的Murphy三位非常有名的经济学家,曾在世界顶级的《经济学季刊》(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上,用理论模型证明中国这种“双轨渐进式”改革的糟糕:因为计划经济顶多就是没有效率,并没有多少寻租的空间,而渐进、双轨就不同了,它们会导致腐败的普遍化,导致收入差距的扩大化。西方经济学者所预测的这些问题在中国转型的过程中确实都有所体现,这就进一步加深了西方对“中国转型难以成功”“中国经济发展不好”的认知。

但是,中国用脚踏实地的发展回击了这种质疑。1978年,中国还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整体发展水平,连世界上最贫穷的非洲国家平均数的1/3都没有达到。2013年,中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2017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是1978年的34.5倍。正是在这样一个高速增长的态势下,2009年按照市场汇率计算,中国超过日本,变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此外,中国还是过去四十年当中唯一没有出现过系统金融、经济危机的新兴市场经济体。在这期间,中国有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的贡献率超过70%。

综上可见,中国经济体制转型走出了一条不同于西方经济体的发展道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经济发展虽然有阵痛,但大可不必妄自菲薄,经历转型期的中国正在追求更有含金量的增长。当前的首要工作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确保经济社会持续稳定增长,以事实回击西方社会每隔一段时间便要炒作一番的“中国经济崩溃论”。

(参见:《林毅夫:为什么隔几年就来一次中国经济崩溃论?》等)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