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鼓吹的印度优势依然难解其就业困境

2019-02-03 08:56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印度莫迪政府上台后主张改革劳工法以促进就业,但却因其改革内容有损劳工权益受到民众抵制,抵制者要求改革切实提高社会保险、最低工资保障、增加就业等。)

一些西方人总以印度来对比中国,认为印度的民主体制和人口红利是其优势,将助力它在经济方面超越中国。但是,根据当前印度的发展模式,“无就业增长”式的经济发展根本无法为更多的劳动人口创造就业岗位,体现不出其人口红利的优势,印度与成为经济快速发展的大国还有一定的距离。

印度民众就业难的问题日益突出。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期刊文称,印度铁路招聘6.3万个岗位,却有1900万人申请,其就业竞争异常惨烈。而且,这些岗位还是印度铁路的非正式员工,比如临时帮手、搬运工、清洁工、看门员、助理级的扳道工等。2018年,印度就业市场增长几乎为零,10月失业率甚至上升至两年来最高点,社会上出现了大量的“高学历乞丐”。如,孟买警署面向社会招聘1137个没有编制的保安,月工资相当于人民币2500元,岗位的学历要求为“高中及以上学历”,结果最终收到了20万份申请表。其中本科学历的不计其数,居然还出现了167个人有MBA学位,543个人有商科硕士的学历,34个计算机硕士高材生,159个理学硕士,还有3个医生。就连招聘的警署都感慨,“看到那么多有工程师背景的年轻人应聘令人心痛,我们的基建如地铁和道路那么差,那些领域更需要他们”。

究其原因在于印度的经济发展模式有问题,长期处于“保增长”与“抑通胀”无法兼顾的窘境,导致其失业率不断增加。虽然近两年印度的GDP一直以每年7%以上的速度增长,但失业率却在不断增加,这样的经济发展变为了“无就业增长”,随着劳动力人口的增加,其就业需求越来越难以解决。据统计,2017年,印度已经有四分之三的人处于脆弱就业状态;另有机构预测截至2030年之前,印度每年还将新增1200万适龄劳动力。在如此巨大的劳动力人口面前,印度难以解决这些就业需求。另外,印度15至24岁的青年失业率高达20%,97%的劳动者都是受雇于非正规的的小企业,没有正式的月工资,也没有保障和福利。

尽管如此,莫迪政府的改革却难见成效。印度在资本、市场、基础设施、制度环境等方面都存在障碍。世界银行在《2017年营商环境报告》就指出,论“做生意便利程度”,在190个国家和地区中,印度排名130位。而且,印度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是靠服务业推动,如金融、电信服务等现代服务业,属于知识密集型产业,而非劳动密集型产业,能给年轻人提供的岗位机会很少。虽然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曾许诺选民,他的人民党上台后将创造1000万个就业岗位,但却事与愿违,莫迪政府上台之前的2013-2014财政年度印度的失业率是4.9%,而在上台之后的2015-2016年的失业率却达到5%,不但没降还上涨了0.1%。究其原因,是使用的经济改革措施难符印度现状。如,印度政府推行的“废钞令”和“统一税收”政策不但没能促进企业投资的积极性,还加重了企业的负担。据《印度时报》调查,在新政实施后有120多家企业招工规模均有缩减,这表明企业对短期增长已不抱期待。

由此可见,西方舆论所推崇的印度优势着实经不起现实的检验,当下的印度政府在出台政策时还需多考虑结合实际,给人民提供更多的学习和就业的机会,才能实现经济发展。

(参见:《1900万印度人疯抢6万份工作,加班至死,这才是真正的就业崩》《2600万印度人没有正式工作!在印度找工作为何如此难?》《印度人找工作有多难:千万人竞争几万个低端岗位,想想都绝望》等)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