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独立媒体”的真面目:被1%掌管为1%服务

2019-01-25 15:5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QQ图片20190125154214

(标榜“独立媒体”的诸多西方大报,都是由大财团掌管的,如《华盛顿邮报》即由雷厄姆家族长期掌握。图片来源 《华盛顿邮报》官网)

一直以来,西方媒体都竭力标榜“客观报道”“政治中立”等新闻理念,竭力宣扬媒体是“社会公器”“第四权力”“无冕之王”。实际上,西方媒体并不像他们所鼓吹的那样自由和中立,而是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党派性和倾向性。

西方媒体受资本控制,所谓“独立媒体”不过是一种假象而已。西方新闻观标榜,只有独立媒体才能免受政府和党派控制,保持“政治中立”,成为社会公器。但是,办媒体是要花钱的,只有有钱人才可能办媒体,而要办大媒体,只有大资本家、大财团才有可能。比如:在美国,《华尔街日报》、福克斯广播公司等属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摩根财团;美国苏兹伯格家族控制的纽约时报公司,旗下有《纽约时报》和《国际先驱论坛报》;格雷厄姆家族长期掌握着《华盛顿邮报》,《洛杉矶时报》则长期被钱德勒家族控制。在英国,汤姆逊家族掌握着全球四大通讯社之一的路透社;英国《金融时报》《经济学人》杂志和拥有欧洲最大电视网络的培生电视集团同属于皮尔逊家族;英国《卫报》则一直控制在斯科特家族手中。其实,不仅办媒体要花钱,“自由的采访报道”也离不开金钱的支撑。没有钱,新闻媒体就不可能向世界各地派驻记者,就采集不到受市场欢迎的新闻信息,就只能购买那些财大气粗的大通讯社提供的新闻产品,成为他们的传声筒、扩音器。

可见,真正掌握独立媒体的,不是西方社会99%的普通民众,而是大家族、大企业、大财团,是西方社会最有权势、被称为“1%”的那个群体。资本家既通过出资举办媒体直接控制媒体的所有权,也通过举办通讯社控制媒体的内容,还通过广告控制媒体的经济命脉。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西方媒体本质上就是资本家和大财团的喉舌,是资本的代言人。它们可以独立于政府、独立于政党,却不可能独立于资本;可以“独立”地问责政客、指摘政党、批评政府,却绝对不会从根本上去质疑、批评、反对资本家老板和资本主义制度;可以任性变更媒体所有人,但万变不离其宗,资本对媒体的绝对控制则永远不会改变。

同时,西方媒体还肩负着维护资本主义体制和进行民主输出的职责。对内,它们“小骂大帮忙”,但只要涉及资本主义体制机制的严肃话题,报道和讨论就会哑火,甚至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为什么当华尔街金融大鳄们因贪婪无度而酿成国际金融危机时,一向以“无所不在的监督”自诩的美国主流媒体,居然既无揭露又无预警,任其祸及全球;这就是为什么当“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矛头指向资本主义制度深层弊端时,美国主流媒体居然认为这“没有新闻价值”,视若无睹、充耳不闻、轻描淡写、冷漠消极。对外,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如果世界其他地方,特别是同西方意识形态不同的地方,一旦发生街头抗议事件,亦或发生暴力恐怖活动,西方媒体就会将其描绘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反抗暴政”的行动,不惜版面、时间大肆渲染。比如,对俄罗斯、叙利亚、伊朗等国,莫不如此。

因此,作为资本利益集团的代言人和西方价值观对外输出的工具,西方媒体是不可能中立的。西方新闻观所标榜的“中立”、所鼓吹的“新闻自由”,只不过是资本家欺骗大众、实现其商业目的和政治意图的幌子而已。

(参见:《看清西方新闻观的本质》《西方媒体从来都是意识形态渗透的急先锋》)

1538199157762

责任编辑:甄一蕴(QY0020)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