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迷信新自由主义吗?看看它带给阿根廷的伤害有多深

2019-01-07 09:52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阿根廷因国内经济恶化而导致美元兑换率增高,图为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的一家货币兑换所,稽查人员正对外汇买卖进行突击检查。新华社发)

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新自由主义一直深得某些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青睐。然而,拉美“中等收入陷阱”、亚洲金融风暴、欧洲债务危机、美国金融海啸等各种“市场失效”的接踵而至,无情地终结了各界对于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潮的共识;而阿富汗、伊拉克战争,中东、北非等地“颜色革命”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以及民粹主义、民族主义、保护主义等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勃兴,则深刻表明新自由主义在政治意识形态领域遭到挫败。

以南美国家阿根廷为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阿根廷就已经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按照联合国的统计数字,70年代初,阿根廷还是拉美国家中社会公平方面最好和贫富差距最小的国家,1974年的基尼系数为0.345,贫困人口只占总人口的8%,20%高收入的富人与20%低收入的穷人相比,两者在社会总收入中占的比重之差约为6倍。这两个数字与发达国家的水平都相差无几。那时的阿根廷人常常自夸阿根廷是“一个没有穷人的国家”。在20世纪90年代初,阿根廷还曾被视为新兴工业国家的代表,被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树立为“现代化样板”。

然而,在1990年,美国一手策划了所谓“华盛顿共识”,提出了指导拉美经济改革的10条政策主张,要求它们全面开放货物与资本市场,放松外汇管制。在美国和IMF的鼓励下,阿根廷盲目接受了美国推荐的经济模式,实施了最彻底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从1991年起,阿根廷政府为了一劳永逸地根治通货膨胀的祸根,决定将新发行的国币比索挂靠美元,并将汇率严格定在1∶1。为了表现“西化”和全球化的决心,在阿根廷前总统梅内姆执政的10年间,阿根廷几乎是“无条件”地开放本国市场,大规模推行私有化,实行巨额赤字的“积极财政政策”,这虽然使阿根廷经济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比较快的发展,但却为危机埋下了祸种。

一是,过度的私有化使阿根廷90%以上的经济活动被外资控制,具有明显的经济外国化特征,在外资全面垄断经济的情况下,国家经济主权受到威胁,政府无法调控经济。二是,由于关税的降低和进出口限制的取消,本国企业大量倒闭,失业率飙升,1995年阿根廷失业率高达18.8%,尽管后期有所下降,但仍处于10%以上的高失业率状态。三是,固定汇率制度僵化,政府无法运用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四是,税收改革加剧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财政失衡,1999年,阿根廷政府债务再次攀升,占GDP比重高达47.4%。

到20世纪90年代末,阿根廷基尼系数达到0.47,2002年上升到0.56;而20%高收入富人与20%低收入穷人之间的差别达到13倍至15倍。在2002年阿根廷经济危机期间,大批失业工人丧失生存手段。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有数万穷人流落街头,有的乞讨,有的拾荒为生,更有一些人铤而走险,加入各种犯罪组织,盗窃抢劫绑架,甚至杀人放火。

直到今天,“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带给阿根廷的消极影响仍在持续。在阿根廷央行10月初的一项调查中,经济学家预计这个南美洲第二大经济体2018年经济萎缩2.5%,2019年萎缩0.5%。阿根廷民众则对经济萎缩有更为直观的感受,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市民华金说,由于实际收入普遍下降,现在朋友们一起聚会,大家不是选择去餐馆吃饭,而是不约而同地选择去街心公园的草坪上坐着聊天,或是带上一壶马黛茶一起喝。一名五十多岁的男性市民也表示,“这个国家一切都在倒退,努力工作的人已经没法体面生活了,并且,完全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可见,“新自由主义”并不是美国等西方社会所鼓吹的“医治经济痼疾的灵丹妙药”,相反,这一制度带给发展中国家的,是长久的经济衰退和生活质量的不断下跌。

(参见:《新自由主义破产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经济危机,阿根廷摆不脱的宿命?》《阿根廷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