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美国2018年关键词

2019-01-07 09:4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美国民意在多个议题上尖锐对立,如在枪支管控上,一方要求限枪,一方坚称拥枪权利不可侵犯。图为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人们举着要求控制枪支的标语牌集会。新华社记者 张军 摄)

一直以来,总有人把美国视为多民族融合的“大熔炉”,认为美国文化具有强大的包容性。事实上,2018年以来,在移民、医保、大法官任命、“通俄门”调查等议题上的激烈党争,以及民意在国会优先事项清单、控枪等议题上的巨大分歧,无不让世人对美国社会分裂的加剧有了直观感受。

2018年12月20日,《今日美国报》和美国萨福克大学联合民调结果显示:78%的受访者认为在过去两年里,美国变得更加分裂,而认为美国分裂程度减轻的人只占11%。另外,在选民关切的优先事项上,民主、共和两党支持者的立场也截然不同。在被问及新一届国会首要任务是什么时,六成共和党选民的回答是打击非法移民,包括对总统特朗普在美墨边境建墙的竞选承诺提供财政支持;反观民主党选民和独立选民的国会优先事项清单,占据首位的是医保问题,即扩大民众获得医保的机会并降低医保成本。

事实上,美国国内的分裂远不止于此。2018年以来,美国两党在政治、医疗、枪支管控等重要话题上争论激烈,不同群体的对立情绪十分明显。比如:2018年秋天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战”中两党的博弈。当时,获总统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诺遭性侵指控,引发民意“信他”还是“信她”的尖锐对立,共和党倾力为卡瓦诺上任护航,而民主党全力拉他下马。虽然卡瓦诺最终涉险过关,但留给美国社会的裂痕难以弥合。11月的中期选举,则将美国社会的分裂推向又一个“高潮”。通过对当时各方态度的梳理发现,美国民意在多个议题上尖锐对立:枪支管控上,一方要求限枪,一方坚称拥枪权利不可侵犯;医保方面,一方要保卫奥巴马执政时通过的医保法案,一方坚决要求废除;围绕“通俄门”调查,一方坚持调查到底,一方则声称调查纯属政治“猎巫”,等等。在这一连串的敏感议题中,美国媒体的党派属性也跃然纸上,就同一件事的报道角度和立场差异巨大。为迎合不同党派的政治需求和受众情绪,部分媒体甚至煽动对立。如,主要报道华盛顿政治圈新闻的美国《政治家报》最新民调显示,六成以上受访者认为媒体加剧了社会分裂。曾报道“水门事件”的记者伯恩斯坦也认为,美国不同群体间正处于“冷内战”状态。

分裂和党争导致民众对政府看法也大相径庭,裂痕甚至延伸到日常生活里,连普通美国人的家庭和婚恋也受到政治极化影响。特别是在特朗普上台后,其本人选民基本盘的利益、共和党的利益已被置于美国国家利益之上。其基本盘越支持他,其政策的“受害者”就越反对他。总的来说,共和党人倾向于认为现政府正在“让美国再次伟大”,民主党人则认为政府走向完全错误。根据民调机构盖洛普的最新民调,不少在网上寻觅生活伴侣的美国年轻人,开始将政治立场作为挑选伴侣时一票否决的因素,甚至认为那些与之观点对立的国人根本不是“自己人”。例如,自由派和保守派各自推出约会网站和交友客户端,以方便寻觅“志同道合”者。

综上,美国的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或将成为今后美国政府乃至美式民主制度所要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

(参见:《2018,“裂变”的美国》《民调显示近八成美国人认为国家更加分裂》)

责任编辑:闫鹃(QY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