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满:试论构建网络素养学与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

2018-12-28 14:26 千龙网-网络素养学院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黄庭满:试论构建网络素养学与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历史阶段。互联网等现代网络信息技术革命,划时代地开创了人类感知世界、认识世界和改变世界的新方式,创造出新的社会行为类型和新的社会发展方式,与其密切相关的人的网络素养课题也随之提出。

一、网络素养概念

关于与互联网有关的素养研究正在成为热点。国外学者的研究主要侧重于媒介角度,提出媒介素养、新媒介素养概念,国内学术界较多的是对国外理论的复制性研究。总体看,国内外学者主要是从媒介的角度论述与互联网有关的素养,理论视野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互联网是人类生活的新空间,是国家治理的“新疆域”,是推动人类社会历史迈上具有“革命性”特点发展阶段的新的生产力。与互联网有关的素养远不是媒介素养、新媒介素养概念所能概括和诠释。对与互联网有关的素养使用“网络素养”概念更为恰当。

网络素养是指有关网络的素质与修养,是人基于先天生理基础、在后天学习教育和社会环境影响作用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与网络有关的身心特性、基本品格和素质能力,是影响人在互联网时代生存或活动状况及其质量的内在因素,包括知识、技能、态度三个层面,具体说来,就是对网络的认知、运用网络的技能,以及以什么样的目的运用网络。网络素养是互联网时代人的素养的新内容,是互联网时代人的一种基本素养。

二、网络素养学是一门科学

网络素养的本质。网络素养与人的生理状况因素有关,比如性别、年龄等,具有生理属性;也与人的心理状况因素有关,人的网络活动是人的性格品质和认知能力、心理适应能力与内在动力、意志、韧性等心理能力诸方面因素的综合体现,具有心理属性。更重要的是,人是社会的产物,“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人的网络活动都是其社会化活动的表现,人运用网络从事活动的素养受制于一定的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环境,也就是说,网络素养具有社会属性。总体看,网络素养是由生理——心理——社会因素作用和形成的一个整体,在三个因素中,生理因素是网络素养的物质基础,心理因素的正常发展有赖于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因素的作用,在网络素养形成中起决定作用的是现实社会和网络社会因素,也就是说,网络素养的本质在于它的社会属性。

网络素养的特征。网络素养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特征:一是普遍性。网络素养是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应该具备的基本素养。二是实践性。网络素养具有实现人“网络化生存”的功能、情感交流和愉悦身心的功能、服务社会和改变世界的功能等。三是民族性。网络素养与文化和价值观密切相关,一定的文化和价值观倡导一定的网络行为方式。四是发展性。网络信息技术处于动态的不断发展中,决定着网络素养的内涵也处于不断发展和丰富中。

网络素养研究的内容。从整体框架视角看,网络素养研究的内容大致可分为三大部分:一是网络素养基础部分,主要指网络素养与生理、心理关系及其发展规律等的研究。二是网络素养实践部分,主要指网络素养与网络信息技术关系及其互动发展规律等的研究。三是网络素养控制部分,主要指网络素养与教育、社会、文化、伦理、道德、法律关系及其互动发展规律等的研究。可以看出,网络素养研究的内容涉及到生理、心理、教育、社会、家庭、文化、法律、伦理、技术等诸多领域,几乎涉及各门社会科学、部分自然科学以及管理科学,和它们相互交叉但又不是简单重复,而是属于在更高层次上加以综合的基础理论。

可以看出,网络素养是一门科学。网络素养学有其独立的研究对象,是一门研究人的网络素养状况和发展规律及其影响下的精神功能和行为活动的科学,是在人类社会互联网时代产生发展、具有独立存在价值的一门新的综合性的基础科学。可以预计,网络素养学将成为互联网时代的一门显学。

三、构建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

中国已经是网络大国,正在向网络强国迈进。在网络信息技术蓬勃发展、互联网便捷生产生活和造福社会的过程中,信息污染、网络沉溺、网络暴力、网络违法等问题也凸显出来,反映出人们的网络素养不足现象比较突出。人是网络强国建设的主体,人的网络素养提升是建设网络强国的必然要求。构建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形成关于网络素养一系列基本问题的科学认知,对于帮助人们科学提升网络素养、正确运用网络造福社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此外,中国的互联网实践是占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大国实践,是在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格局中产生越来越大影响的网络大国实践。伟大实践呼唤人的网络素养理论,这是互联网时代对理论的诉求。从中国实践中系统地研究和构建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也具有世界意义,对于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将产生重要影响。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网络素养工作,提出一系列重要论述,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2013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指出,宣传思想工作要把服务群众同教育引导群众结合起来,把满足需求同提高素养结合起来。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加强全党全社会网络安全意识培养,发动全社会参与维护网络安全,培育“中国好网民”。2015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式上强调,要加强网络伦理、网络文明建设,发挥道德教化引导作用,用人类文明优秀成果滋养网络空间、修复网络生态。2016年7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提出,加强社会力量引导,积极培育“中国好网民”;实施网络安全人才工程,开展全民网络安全教育,提升网络媒介素养,增强全社会网络安全意识和防护技能。2017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促进移动互联网健康有序发展的意见》要求,加强网络普法,强化网民法治观念,提升全民网络素养。2017年5月,中办、国办印发的《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要求,加强教育引导,进一步提升网民网络文明素养。2017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办好网络教育”战略要求。2018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必须科学认识网络传播规律,提高用网治网水平,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做好新形势下宣传思想工作,必须自觉承担起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宣传思想工作是做人的工作的,要把培养担当民族复兴大任的时代新人作为重要职责。这些重要论述和部署为中国特色网络素养理论研究和教育实践提供了基本遵循。

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是以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网络强国的重要思想为根本遵循、立足人类社会互联网时代历史阶段和中国互联网实践土壤、以人的网络素养为研究对象的理论。构建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形成理论创新、时代引领的中国特色网络素养理论,需要把握好三个方面问题:

一是理论定位: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的新内容。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主要观点是指人的劳动能力和素质的提升、人的社会关系的极大提高和完善、人类思维在崇高的理想和价值追求下不断地开拓进取。网络素养是人类社会互联网时代“人的全面发展”的新内涵。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是马克思主义人的全面发展理论在互联网时代关于人的素质内容的新发展。

二是价值基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时代精神。价值基础是网络素养学构建的津要所在,网络素养学的理论建构、发展目标和方向等重大问题,均取决于价值基础;价值基础也在实践中成为对网络素养实践做出好坏优劣等评判的基本准绳。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应系统落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基本要求,着重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伦理道德规范传承发展,突出强调社会责任和国家认同,鲜明弘扬变革创新精神,充分体现民族性、时代性特点。

三是实践功能:培养健康网络素养新人服务网络强国建设。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的生命力,在于它在培养健康网络素养新人和服务网络强国建设中的实践性。每个人既是网络的客体,也是运用网络的主体,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认知、目的和水平运用网络从事各种活动,认知、目的和水平不同,个人在网络社会生存的质量不同,对网络强国建设和人类社会互联网时代发展进步所产生的影响也不同。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应围绕互联网时代和网络强国建设提出的“培养健康网络素养新人”这一核心诉求,确立网络素养理论结构,研究网络素养发展规律,构建网络素养指标框架和评价标准,设置网络素养学科,教育人们注重提升网络素养,推动人们学以致用,自觉建设网络良好生态、营造风清气正网络空间、助力构建网上网下同心圆,更好地参与和服务网络强国建设。(文章作者:首都高端智库千龙智库首席专家黄庭满)

来源标题:黄庭满:试论构建网络素养学与中国特色网络素养学

责任编辑:陈龙飞(QY0026)  作者:黄庭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