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城市消费分级时代已经来临

2018-12-19 11:53 新京报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消费降级只是假象,城市消费分级时代已经来临

虽然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在不断下降,但这可能并非意味着中国居民消费能力的疲弱,而是另一个消费市场——消费分级市场的来临。

2018年,关于中国民众究竟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成为一个有颇多争议的问题。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中国消费能力的重要指标,借此,我们或许看到隐藏在“消费降级”概念之下中国消费的真实景观。

中国居民消费仍以实物消费为主

为什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这一指标重要呢?

我们都知道个人消费对GDP的贡献很重要。比如说,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个人消费的GDP占比就很高。从图1可以看到,美国、日本个人消费的GDP占比均在55%以上,甚至更多,而中国最近几年基本停留在40%以下。

图 1:中美日三国居民消费GDP占比

但同时,我们也需要注意到,零售,也就是以实物商品销售为主的额度占美日两国GDP的比重,仅仅是其个人消费的一半左右(图2)。这类消费代表的往往是生存型的消费,比如食品、衣着、居住等。剩下的个人消费是什么呢?是服务,诸如医疗、教育等类型的消费。

图 2:美日两国零售与个人消费GDP占比的对比

但是为什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在中国很重要呢?这主要还是因为当前中国民众的消费,是以实物商品的消费为主。这从后面中国民众的消费结构可以看出,也可以从下面两点看出。

一是如果我们把中国居民消费的GDP占比和社会消费零售总额的GDP占比放在一起,就会发现两者的重合度很高(图3)。可以说,当前中国居民的消费,主要是以实物商品的消费为主。

图 3:中国居民个人消费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GDP占比的比较

这一点,同样也反映在网络购物中,实物商品销售额度的比重上。从图4我们可以看到,实物商品的网上零售额占整体的网上零售额的累计值在今年以来保持在70%以上的高水平状态。对比美国、日本国家,就可以看出这彼此间的差别了。

图 4:中国实物商品网上销售额累计值占网上销售总额累计值比重

所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趋势,很能代表当前中国居民的消费趋势。但从这一指标的表现来看,结果不是太乐观。

2010年以来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

近日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1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有关数据显示,该指标同比增长8.1%,较10月份下降了0.5个百分比。这一增长速度是近15年的最低水平。

其实,从图5我们就可以发现,自2010年以来,这一指标的增长速度就在不断放缓。只是整体上2018年显得更加乏力。导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行的原因,其实与最近几年经济整体下滑、居民收入增速放缓有关。

图 5: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及增速

在经济下行的情况下,中国居民消费能力有可能改变吗?在尝试回答这一问题之前,消费对经济的重要性,我们可以通过下面的图6、7来认识一下。

我们把美日两国个人消费的增速与其GDP的增速放在一起,如下图所示,两者是高度相关的。尤其是日本,在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形下,其消费增速也基本上在0的上下徘徊。那么中国会有例外吗?

图 6:美国居民个人消费增速与GDP增速的对比

图 7:日本居民个人消费增速与GDP增速的对比

中国13亿消费市场——高端与低廉并行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知道,中国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最近几年就一直处于持续放缓的趋势之下。但同时,从另一方面包括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中国的高端消费不断提升(如图8),农村市场的消费能力呈现火爆的现象上看,中国居民的消费能力似乎仍然是很不错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图 8:阿里中高端消费指数

要说中国与美日两国有何不同,中国的区域经济发展并不均衡,或许为这种例外存在提供了可能。也就是说,由于中国经济发展不均衡、消费起步和结构不同,为中国消费创造了市场分层的空间,进而使中国整体的消费呈现出多元化和多层次的空间。当中国经济下行时,中国仍然有可能保持一定的消费能力,拉动内需。

经济下行,城市白领最容易消费降级

首先,中国消费的分层在于城乡之间的不同。如图9所示,从收入结构上看,城镇居民的收入来源,以工资为主;相较而言,农村居民的收入则以工资收入及经营收入两种为主。换句话说,在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农村居民的收入更多元化,有更多一些的转圜空间。

所以,如果说有哪些人群最容易出现消费降级,恐怕当属一二线城市的白领阶层。因为这一阶层的人往往已经在城市买了房,身上背负着一定的房货;同时其收入来源又较为单一。所以一旦经济下行,这类人群最容易受到影响,从而选择消费降级。

这一点,也可以从今年1-9月份,全国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反映出来。虽然整体上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义增速同比下降0.2个百分点。但经营性净收入同比还是上涨了0.3个百分点。其他收入渠道要么是下降,要么轻微上涨。

图 9:2017年中国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来源对比

除此之外,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发展模式,先城市后农村的次序,也决定了当前城乡居民收入和消费的增速不同,因此使得城乡居民各自的消费市场出现不同步的现象,无论是从需求的角度或是增速的速度。

从图10、11可以看到,农村居民的收入在2009年后一直大幅度超过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速;而消费支出,农村居民也在一年后的2010年,其增速同样开始大幅度超越城镇居民。尽管整体上趋势是相同的,但农村居民的相关增速始终高于城镇居民。

图 10:中国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及增速对比

图 11:中国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及增速对比

所以,诸如某些电商平台聚焦于中国三四线城市,但能够实现快速的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了时间上的不同步,消费结构上的不同,也将促使中国的消费市场呈现出城乡分离的情况。从图12、13可以看到,在消费的各个细项中,食品、居住以及交通通信是城乡居民消费最多的三个项目。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食品的消费是第一大类,这与上面所说,中国居民当前仍以实物商品消费为主相一致。

图 12:中国城镇居民消费主要支出分类

图 13:中国农村居民消费主要支出分类

而城乡居民产生区分的主要在第四、五、六项。城镇居民以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为先,次为衣着,接着为医疗保健;而农村居民则以医疗保健为先,次为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之后才是衣着。

通信与医疗,农村市场的新增长点

由此可以发现,城镇居民对娱乐文化教育的追求顺序,优先于医疗保健,而农村居民则以医疗为先。这既反映了城乡居民之间对商品和服务的区分,也反映了当前城乡居民在生活中面临着不同的挑战。于农村居民而言,由于医疗制度保障并不如城市般健全,因此医疗支出对于农村居民而言,也就更为重要。

图 14:中国城乡居民消费支出增速较快的项目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对比最近几年数据来看(图14),城镇居民的消费支出,以交通通信和文教娱乐用品及服务增长最快,而农村居民则以交通通信及医疗保健为增长最快的消费支出项目。从这里也不难发现,通信交通费用支出的同等快速增长,反映着近些年来互联网在中国城乡居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这再一次解释了为何某些电商平台能够在三四线城市或农村快速发展的原因。

居住消费成北京城镇居民重要开支

图 15:北京城镇居民消费支出主要事项

上述这样的消费情况,在全国各省市的情况,基本一致。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城镇居民与其他省市居民存在一个巨大的不同(图15)。自2015年以来,北京城镇居民在居民上的消费远高于其他消费支出。

相较之下,广东城镇居民的居住消费与其他省市一致,均位于第二,上海则位列第三。可以说,随着房产相关费用在不同城市中的重要性不同而分化,城镇居民的支出也在呈现出差异性。与居住相关的诸如房货、租金等占居民消费支出比例过高,将进一步挤压居民在其他领域的消费,尤其是非生存性服务和商品方面的消费,将影响中国个人消费对GDP整体的拉动。

除了上述城乡因各类因素导致的消费市场分级外,中国的人口结构和收入水平分化,也同样将形成不同的消费市场。简单来说,中国为何同时可以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又同时产生某些以低廉低品质的商品为卖点的电商平台。

这既有上述城乡居民对商品需求的不同,也有本身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收入水平分化有关。根据有关数据显示,按五等分收入划分人群来看,2014-2017年间收入增速最快的属于“20%高收入户”人群。其余另外四等分的收入人群,其收入速度均呈现出不同的下降趋势。

而在人口结构上,则是我国人口结构快速老龄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为开发老年人的消费市场提供了空间。同时,加之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过去短短几十年时间完成了西方国家一百多年的经济发展路程,但也恰恰因为如此,中国在很多社会保障制度上并不完善,诸如医疗保健、养老等方面仍然有很多的空间需要完善。因此,相关领域的消费势必将只会比西方国家更多。但如此一来,是否会压制其他领域的消费,或削弱城乡居民的消费信心,也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总之,中国巨大的地理空间与区域间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为中国创造了一个多层次的消费市场。在经济整体下行的背景下,如果要提升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需要从不同人群的需求以及商品、服务两者间的转换等多层面切入。

来源标题:消费降级只是假象,城市消费分级时代已经来临

责任编辑:陈龙飞(QY0026)  作者:郑伟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