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为何与我国“忽近忽远”:看看其对华战略史就明白了

2018-09-29 15:2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23.webp

2018年3月22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 新华社发


近年来,一些西方国家对我国的态度不如之前友善,其媒体有关中国的负面报道也呈增多之势。有人说,这是因为西方发达国家不满中国“民主”进程发展滞后。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其实,这主要与部分西方国家的对华制约战略的调整有关,美国发起的贸易战、澳大利亚不友好的表态等,都可以从中找到根源。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希望能够影响中国的政治发展,认为改革开放的实施是他们进驻的机会,于是对我采取了以诱促变的国家策略。这一时期,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期望值甚高,认为“改革开放”预示着愿走资本主义道路,因此不想过于施压。如,在最惠国待遇上,中国在1989年以前可谓一路绿灯。自1979年2月《中美贸易关系协定》生效,两国经贸关系可谓快速发展,1979年至1989年11年间,两国双边贸易累计达882亿美元,年均增长率为20%。在技术转让方面,美国正式将中国由“P”组提到“V”组,享受“友好非盟国”待遇,与北约的一些国家,南斯拉夫、印度属于同一等级。连美中贸易委员会主席罗杰·沙利文也不无感慨地指出,“即使70年代最为乐观的观察家,也未预料到美中经济关系会如此急剧地扩展。”

 

但是,苏东演变令社会主义阵营发生了变化,西方国家认为我国作为社会主义的最后堡垒已不堪一击。因此,西方国家将对华策略调整为以压促变,妄图加速颠覆我国政权。1991年12月12日,克林顿在乔治敦大学的演说,就充分展现了这种心态。他说,“如果在冷战期间,当中国还算得上对抗苏联实力的一个抗衡力量时,我国政府如此克制尚情有可原,可现在我们的对手已经退出了这场角逐,再打中国牌就毫无意义。”为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取了各种措施手段以向我国施压。一是经济制裁,如停止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机构的对华贷款;反对巴黎统筹委员会进一步放宽对华高技术转让和对华战略物资出口管制,冻结对华高技术转让的许可证;在最惠国待遇上,利用年度审议向中国提出各种条件,施加政治和经济压力等。二是开始采用人权、台湾问题等制约手段,在国际上大做文章,以此来诋毁我国的国际形象。如发生在1993年7月的“银河号”事件。该事件中,美国以获得情报为由,指控中国“银河号”货轮向伊朗运输制造化学武器的原料,并威胁要对中国进行制裁。同时,美国向“银河号”所在的国际公海,派出了两艘军舰和五架直升飞机。“银河号”因此被迫中止正常航运长达33天,但美国最终也没有查到所谓的化学武器。这不仅给我国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使我国船只及其人员的安全受到威胁,同时在世界上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对此,美国政府却坚持拒绝道歉。

 

1992年以后,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力度的加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对华战略开始逐渐向遏制转型。在经济方面,大举蚕食我国内市场,试图使其成为西方市场的组成部分。在政治方面,2017年12月,美国公布了特朗普执政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我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之后展开了对中贸易战。在文化舆论方面,对我国的崛起进行道德指责和污名化。我国改革开放中的一些政策和制度还存在有待改进的地方,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显然将这种不足放大和扩大化,将我国的发展包装成一个长期阴谋和欺骗的结果,旨在塑造一个道德恶劣的形象。

 

因此,了解了西方国家在不同时期的对华战略变化,也就明白了他们的“忽近忽远”所在,明白了他们更喜欢负面报道中国的“情结”,明白了他们的不友善并不是什么“民主”“体制”原因。

 

      (参见:《石冀平:80年代以来西方国家全方位对华制约战略及成效》《一场未加掩饰的遏制——美国对华战略转型与中国的应对》《揭秘90年代中国三大耻辱之银河号事件》等)

1491792802162

责任编辑:王畔(QY002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