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权”与“双标”是美国人权政策的底色

2018-09-29 15:25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12.webp

2018年6月19日,在美国华盛顿,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对媒体发表讲话,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组织。新华社/法新


长久以来,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以“人权卫士”自居,并借所谓人权问题对其他国家横加指责。但事实上,美国对人权保障的实践程度远没有达到它所自认为的道德高度。2018年6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联合国大使黑莉更是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责人权理事会“保护人权践踏者,充满政治偏见”及“对以色列抱有‘长期偏见’”。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很多人心里都明白,美国提出的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不过是掩饰其漠视人权的借口而已。

 

美国奉行霸权主义践踏他国人权已是常态。美国眼中的“人权”便是“强权”。1999年借口塞尔维亚人侵犯了科索沃穆斯林人权,大旗一挥,贝尔格莱德一片火海。2003年说萨达姆践踏人权还藏有大杀器,杀得伊拉克人血流成河。2011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以“民主”“人权”的名义再次粗暴干涉利比亚内政,当地人民伤亡惨重。2011年又说叙利亚人权状况令人担扰,资助叙利亚反对派挑起内战,打了七年,尸横遍野。美国在中东北非地区发动或扶持的战争,令当地民众备受战乱之苦,在枪林弹雨之下保命都困难,更遑论什么人权。同时,这些战乱还带来了严重的难民问题,仅在2015年流入欧洲的难民总数即已达到1006500人,其中50%来自叙利亚,20%来自阿富汗,7%来自伊拉克。

 

除了在国际上践踏他国人权,美国内部的人权问题也不少。如:在种族歧视方面,美国全国免罪记录中心2017年3月所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非洲裔美国人被误判谋杀罪的可能性比白人高7倍,被误判毒品犯罪的可能性是白人的12倍。针对同样的罪行,非洲裔男性罪犯的刑期比白人男性罪犯平均高19.1%。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也表示,特朗普政府缺乏对人权问题的关心,特朗普自己针对少数族裔和媒体的言论令人回想起20世纪两段最糟糕的时期,即两次世界大战前夕。在贫富分化现象持续恶化上2017年12月,英国《卫报》和联合国人权高专办网站均在报道中指出,美国有5230万人生活在“经济贫困社区”,约1850万人处于极度贫困状态;英国广播公司网站表示,美国有1330万贫困儿童,占儿童总人口的18%,其中有近900万儿童在持续贫困的家庭中成长,占儿童总人口的11.8%。在美式民主的弊端方面,美国《大西洋》月刊和《纽约时报》等援引美国学者的调查称,近几十年来美国民主一直停滞不前,美国的民主正在被金钱淹没。但是,美国对自身的这些问题往往视而不见,却热衷于以道德裁判官自居,对他国国内事务和人权状况横加指责,妄言谬评。

 

回过头来,再看看美国对人权理事会的指责,因为成员国一致谴责了以色列军警对巴勒斯坦平民的暴力行径就变成了美国官方口中的对“以色列有偏见”;中国、俄罗斯等进入人权理事会成员席位影响美国施加“霸权主义”影响便成为扰乱人权理事会政治正确的因素。总之,美国将“人权”变成了维护其霸权地位的一种手段和工具,对真正的人权问题其实并不关心。

 

      (参见:《讲人权,美国你真能侃》《英媒:联合国专员批美漠视人权 称特朗普言论“煽动暴力”》《反击!中国发布美国人权报告》《“人权灯塔”退出人权理事会,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等)

1491792802162

责任编辑:王畔(QY002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