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西方制度就能经济发达?最终沦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附庸

2018-09-29 15:0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2.webp

乌克兰自苏联解体独立后并未变得更为富裕,而是在社会激烈动荡下陷入经济灾难。2017年2月5日,乌克兰阿夫杰耶夫卡市陷入军事冲突,数十名平民伤亡,数百人撤离家园,图为当地居民排队领取食物。新华社/法新


当前,总有一些人认为,我国经济要想更为发展就要学习西方发达国家的制度,比如私有制、民主制等,只有这样才能激发经济的活力。但是,看看埃及、苏联东欧等国家的经历便可发现这种认识其实非常片面,潜藏风险。

 

西方新制度经济学产权决定论认为,只要建立私有制、民主制等西方制度,所有国家都能在看不见的手的作用下共同富裕,但在实践中该理论所述的结果并未实现,反而导致国家之间的经济差距越拉越大,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形成了对相对发达国家的经济依赖。以埃及为例,其原为粮食生产大国,从罗马时代就是欧洲的粮仓,但在美国以西方经济学“比较优势”理论的游说下,埃及逐渐放弃种植粮食而选择能够在国际市场中获得更多青睐、更多利润的棉花。而自从埃及选择使用更多耕地种植棉花以后,自身国民的口粮就变得更为依赖美国粮食的进口,受美国的控制程度也越来越深。因此,埃及政府只要是外汇短缺、金融动荡,马上社会就会跟着动荡。对此,有埃及民众指出,虽然国家采用了西方“比较优势”理论但并未给埃及带来多少好处。如果埃及在以前能够多修水利工程、保证粮食自给,现在埃及政府将要强大得多,在处理一些国际问题上将更为主动。

 

再如菲律宾和苏联东欧国家,全盘采用了西方国家的制度也没能获得经济方面的腾飞,社会民生反而发展滞后。以菲律宾为例,在1950年新中国建国时,菲律宾人均GDP是中国的2倍以上,人口数量在东南亚也是大国,它全盘采用美国制度,宪法之类的都是从美国抄的。尽管如此,菲律宾的经济也没有多少发展,它的人均GDP现在已掉得只有中国的一半。而在苏联东欧地区,随着苏联解体和自由化的推进,各国毫无例外都陷入到经济灾难中。许多国家的GDP下滑超过10%,甚至达到20%-30%,降幅最少的土库曼斯坦也达到5.3%。1994-1998年解体后遗症高峰时期,塔吉克斯坦、格鲁吉亚、摩尔多瓦、阿塞拜疆、乌克兰等国GDP降幅超过了解体时的2倍。另外,苏联的卢布和东欧国家的货币因进入西方市场而陷入贬值。苏联卢布贬值了几千倍,打个比方,如果原来的国有资产值为7000美元,最后相当于1美元就易手了。乌克兰更惨,其货币贬值了一万几千倍,失去了往日在军工系统的强大地位,变成了政局动荡的国家。

 

由此可见,对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盲目跟风并不能带来经济方面的发展,反而有可能形成依赖经济,沦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附庸”。

 

(参见:《埃及、东欧告诉你,中国经济不能依赖美国》《苏联解体后的乌克兰:赤裸裸的贫困》等)

1491792802162

责任编辑:王畔(QY002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