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的国家乱局见证“颜色革命”之殇

2018-01-19 15:1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推崇西方政体的人往往认为,颜色革命后的国家将建立更为先进的政体,民主会更为普及,人民会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从经历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境况来看,它们不仅没有变得更为稳定,反而陷入混乱,而所谓“民主”更是成为相关利益集团所操纵的工具。

21世纪初期,在中东北非和前苏联地区,如突尼斯、埃及、格鲁吉亚、乌克兰等国家,相继发生颜色革命,并导致其国内政治生态迅速恶化。以乌克兰为例,它是最早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之一,在独联体国家当中被西方称赞为“民主样板”、“最自由的国度”。但是,自由化思潮的传播,推动乌克兰经济大步走向私有化,一些投机者借助权势谋取利益,导致钱权政治盛行,催生了一大批经济寡头。这些经济寡头反过来利用多党选举制度,操控国家政策为自己的利益服务,根本不顾国家的长远发展。比如,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通过2009年爆发的大流感,让背后的医药财团赚了个盆满钵满。可以说,经济寡头与多党制政体的结合并未带来真正的民主,反而使贪腐成风。

面对颜色革命后乌克兰动荡的局势,西方国家却并未对它伸出援手,反而是以自身的利益为考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了自身的战略利益,推动乌克兰颜色革命,就是要把乌克兰变成“西方”,从而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当亲俄的克里米亚地区发生公投事件,宣布从乌克兰独立时,西方虽然也高调宣示制裁俄罗斯并支持乌克兰维护领土主权,但乌克兰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支持。西方只是从自身利益出发,采取象征性的行动而已。正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金灿荣所言,“颜色革命”的代价十分沉重,它是国家安全之敌、动乱之源、人民之祸,严重破坏了国家发展所需要的政治稳定。

事实证明,任何国家的民主体制都是在本土上成长和发展起来的,都具有自己独特的历史条件和民族特性,因此虽可借鉴经验,却不可照抄照搬。强制移植西方民主,带来的只能是政局动荡、社会分裂和经济倒退。

(参见:《分裂与动荡:乌克兰难以下咽的“民主化”苦果》《人民日报整版刊文:“颜色革命”为何行不通》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