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利益”最大化才是美式民主的终极目标和追求

2018-01-17 15:2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认为,美国在世界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打击“独裁国家”是对世界民主进程的推进,是在“做好事”,殊不知,美国对“独裁国家”的定义源于它们是否亲美。如果某个国家政权是亲美派,即使全世界都认为它独裁,在美国政府眼中,它也是“民主”的。

美国对“民主”如此理解并不意外,从历史来看,它所谓的“民主”总是与美国利益相捆绑的。以危地马拉、伊朗、古巴、叙利亚为例。1944年,统治危地马拉长达数十年的美国傀儡军事独裁政府被推翻,危地马拉人民建立起民主政府,这引起美国的极大不满,1954年,在美军的干涉下,危地马拉的民主政府被推翻,亲美的军事独裁政府得以重建。1953年,在美国的协助下,巴列维独裁政权上台,推翻了伊朗民主政权。直到1979年,由于该政权数十年依靠镇压手段和美国的支持,与社会之间拉开了极大的距离,导致民众激烈的抗议活动,于1979年被伊朗伊斯兰革命推翻。20世纪50年代,古巴处于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军政府统治之下,1959年,巴蒂斯塔军政府被推翻,美国不甘心失败,于1961年协助巴蒂斯塔大举反攻古巴,经激烈交战,被古巴政府挫败。2013年以来,美国对叙利亚局势的介入和干预,也是为了巩固、扩大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利益。

凡是与美国利益相背离的行为,均会被美国政府认为是不可取的,即使该行为是依据民主程序而来。近期最为明显的例子便是联合国大会有关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决议。2017年12月,美国提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多国对此表示反对。法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德拉特表示,法国反对任何第三国关于耶路撒冷地位问题的单方面决定,耶路撒冷地位问题必须由当事方自己决定,而不是由第三国单方面决定;英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里克罗夫特说,英国认为耶路撒冷应成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共同首都。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对此进行投票,以压倒性多数投票认定任何宣称改变耶路撒冷地位的决定和行动“无效”。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威胁将切断对投赞成票国家的援助。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更是向180多个国家的代表发出“恐吓信”,强调将记下每一个投票反对美国相关提议的国家的名字。对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被称为民主的摇篮的美国现在却试图在世界寻找能用美元购买的意志”。

由此可见,“民主”不过是美国征服世界的意识形态工具,是美国在国际社会博弈中的一张“百搭牌”,可以任意解释,百变其身,为所欲为。在国际关系中美国从来就不讲民主,而是以“世界领袖”替天行道式的霸权作风,干涉别国内政,践踏别国主权。

(参见:《就在刚刚,联大给了美国一耳光》《【独家】美国最爱独裁者》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