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纠偏的贫富差距令“美国梦”走向破灭

2017-12-29 15:2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认为美国政体较为优越的例证便是“美国梦”——通过个人努力,即使出身的阶层较低,也能得到所梦想的一切。但是,美国当代著名政治学家、哈佛大学教授罗伯特·帕特南的著作《我们的孩子》以详实的调查对“美国梦”提出了质疑,指出美国社会难以平衡的贫富差距正在推动“美国梦”走向衰落,美国制度的弱点正在社会矛盾中逐渐扩大。

从历史来看,美国社会阶级鸿沟日益扩大且难以自我纠偏。作为一名美国社会和法律的长期观察者与研究者,华东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田雷认为,当前的美国,不同阶级的孩子住在同一个社区、上同一所学校的概率已远不如以前,跨阶级婚姻也变得凤毛麟角,底层的孩子基本已失去通过个人奋斗来实现阶层流动的可能。罗伯特·帕特南指出,美国学校的教育中已出现阶级差距,在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当预测哪些中学生最终能从大学毕业时,家庭的经济条件甚至变得比中学成绩更重要。成长在经济收入最低家庭中的孩子,即便中学成绩好,从大学毕业的几率也要低于生活在高收入家庭但成绩差的同龄人。因此,作为“美国梦”核心理念的“机会平等”已不复存在,因为出身在不同的家庭,就站在完全不同的人生起跑线上。美国畅销书作家芭芭拉•艾伦瑞克博士以她的《我在底层的生活》一书也对此进行了论证。她藏匿身份,潜入社会底层体验生活,发现社会中的弱势群体完全没有出头之日,只能日复一日代代复制贫困的模式。

阶级差异的扩大也使得美国社会中的不平等现象无处不在。以教育为例,受教育程度更高的父母,拥有更广的社会关系网;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父母,他们的孩子的社交圈就很难超出亲戚与邻居的范围。另外,从一个个贫富家庭的孩子的成长历程来看,只有上层阶级家庭的父母能读到科学的育儿理论和新方法,而他们教出的孩子,也因此在智商和情商上都远远领先于底层家庭的孩子。这种在人生起点上便已种下的不平等会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本加厉。

不平等的累积需要依靠政治安排和公共政策的纠偏,否则不平等往往就是一个社会的宿命,但美国的政体却难以对此做出解决。诺齐克在《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一书中讲道,一个社会要想实现平等,就必须始终保持对社会分配的干预力。尽管如此,美国的“献金政治”与“民主选举”却对此无能为力,因为公共政策更多地倾向于利益集团,而非普通民众。比如:在2016年的大选中特朗普争取到了大量的选民,但随着特朗普的上台,其政策的实施却令反对他的人越来越多。在路透社2017年7月20日发表的民调结果中,给特朗普投票的选民中八分之一表示未来不会再次支持特朗普。部分蓝领选民认为,特朗普推行的政策与其选举时的表述有出入。如在新能源行业就业的部分蓝领工人原本支持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口号,但发现他在上任之后源于所代表的阶层利益等,立刻签署了总统令取消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退出巴黎协议、导致共和党控制下的各州地方政府开始削减新能源补贴政策,这使得一些行业中的蓝领工人要么丢掉了当地的工作,要么因为政策变动而收入下降。

(参见:《专访<我们的孩子>译者:美国梦破碎是因为机会平等已不存在 | 麦读人文》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