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印对比视域看西方民主制度在国家治理上的局限

2017-12-27 15:33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宣扬“普世价值”的人总是将印度与中国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往往以印度经济的发展来“印证”其所遵从的西方民主制度的先进性。但近期,一篇在美国著名问答网站Quora.com上大火的文章却表示,印度的经济发展还存在很多问题,而其中的部分症结便与西方民主制度脱不了干系。

这篇大火的文章作者名为Balaji Viswanathan,他是印度本土一家机器人科技公司的CEO,其公司研发的一款纯“印度制造”的机器人Mitra,作为印度本土科技的典范,曾刚在印度总理莫迪面前出足风头。尽管如此,该作者仍认为,印度现有的民主制度为企业的发展制造了不少障碍,使其难以赶上中国相关企业的发展。他指出印度的选票政治推高了工业制造的整体成本,并从电力供应与电价、劳工素质与成本、交通、行政、民众认知等方面分析了印度落后于中国的制度性原因。Balaji Viswanathan表示,如果印度真的想与中国竞争,就必须完全修改其自1947年开始实施的经济法律中包括工厂、税务、劳工在内的所有内容。

Balaji Viswanathan的观点也得到部分西方人士的认同,他们认为西方民主制度本身在引导国家发展方面是有缺陷的,应向中国制度学习完善。著名经济学家、《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等人撰写的《世界不平等报告》分析称,相比较而言,中国比印度要成功的多,选择了不同发展模式的中国,以面向出口的低技术制造业为基础、以强劲的基础设施投资作支撑,在提高低收入人口生活水平、消除内部不平等方面,比依托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印度更有效。原世界银行副行长伊恩·戈尔丁教授表示,中国的优点之一就是拥有世界上最能干的政府,完全有能力治理不平等。比如:中国政府能向大公司和富人收税,优化内部分配,实现效率与公平的统一;而这在美国则难度非常大,因为政治献金体系下,大企业对政治的影响力非常大,“政府弱、游说集团强”的现象十分突出。在未来,税收与教育、就业规则和金融监管方面的政策选择,将在世界各国发展成果如何分配的问题上发挥巨大的影响力,而这正是中国拥有强而有力政府的优势所在。

此外,中国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全世界的不平等,几乎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成果分配更加公平的唯一力量。人们不希望看到世界遵循美国式的不平等发展的轨迹。如果是那样,到2050年,处在金字塔顶端的少数人将获得全球收入的28%,占全球近一半的低收入人口只能得到大约6%。

(参见:《数百万人阅读、主流美媒转发 这篇中印对比火了!》《印媒:中企在印度打败印企》《纽约时报:世界各国内部不平等状况加剧,但中国印度成功减少国家间的不平等》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