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实施颜色革命的七个惯用招数

2017-12-25 15:24 参页考活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直以来,美国都将自己美化为平等、民主、自由的象征,热衷于在世界范围内推广其所谓的“普世价值”。但实际上,美国不仅没有给予对本国公民民主、平等、自由等权利的保障,也没有做到对他国平等、自由的尊重。它不遗余力的通过非政府组织、“第五纵队”,以及各种媒体机器,对其他国进行“不民主”“专制”等妖魔化宣传,还鼓动异见人士进行颜色革命,以“改造”不符合西方标准的国家。

以乌克兰颜色革命为例,英美等西方国家为乌克兰国内的反对派提供大量资金,并积极呼应反对派,用“人权”等对该国的执政者施加压力。同时,其国内与国外的非政府组织(NGO)也在英美等西方国家资助下,在颜色革命期间用各种形式配合反对派。其他发生颜色革命的国家也大多如此。它们国内的反对派大多都是经过西方洗脑或收买的,明里或暗里亲美英等西方国家,这些人一旦成了当权派,必定会不惜牺牲国家利益迎合美英西方国家的要求。实际上,那些颜色革命成功的国家最终也感到失望,因为他们会切实感受到彻头彻尾的欺骗——赶走了一只狼,又来了一只虎。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实施颜色革命的方式很丰富,主要有以下7个典型手段。一是利用非政府组织实施长期政治渗透。西方国家把非政府组织作为推行西方价值观、颠覆他国政权的工具、西方政府喉舌和代理人,对目标国进行长期政治渗透。二是利用“第五纵队”作为利益代言人。“第五纵队”指的是西方国家在演变目标国内培植的内奸、叛徒或颠覆分子。美国中情局设有秘密行动组(CAS),专门负责在目标国建立“第五纵队”,企图通过宣传、政治和经济操纵、军事行动和半军事行动推翻目标国政府。三是利用青年学生、激进势力作为运动骨干。西方国家十分重视培植激进的青年学生组织作为发动颜色革命和“街头政治”的先锋队。他们通过开办培训班,精心挑选代理人,培养运动领袖和骨干力量。四是利用弱势群体作为运动基础。2014年2月乌克兰政权更迭中,广大的低收入阶层,如青年学生、市民、退伍军人、失业者与无业游民等成为运动的基础,受“雇佣”的“志愿者”也多来自这部分人群,倍受寡头欺压、苦不堪言的中小工商业主等意见群体也成为运动的重要支持力量。五是利用媒体为运动造势。美国实施媒体项目,制作电视和专题广播节目,培训大批从事反当局活动的媒体人,资助反对派媒体,使亲西方的媒体尽可能覆盖目标国所有地区,成为反动派煽动、动员示威、甚至是募捐赞助的宣传工具。开动各种媒体机器,对执政当局进行“不民主”“专制”等妖魔化宣传。六是利用双重标准混淆是非。赞成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反对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并把符合自己利益的价值判断或行动强加于人。七是利用暴恐掀起运动高潮。随着时代和技术的发展,为达到演变“异类”国家的目的,西方国家还将不遗余力、绞尽脑汁、千方百计地推出新的手段来,这是由其本性所决定的。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干涉别国内政时经常各种手段并举,以迫使这些国家屈服。

颠覆行动大致可以分为三步:一是控制大学和媒体,推行普世价值等新自由主义理论,动摇目标国家政权的合法性。二是在目标国家的上层建筑中寻找、扶植代理人。这些代理人具有较强号召力,接受境外资金资助,为境外垄断资本利益服务。三是在时机成熟时,以追求“民主、自由”的名义,出资支持代理人,发动街头政治运动,推翻、颠覆原有国家政权。前两步是量变的积累,是酝酿阶段。第三步是量变积累后必然的质变结果,是爆发阶段。

由上述实施手段和颠覆行动我们基本可以判断出一般颜色革命的特征,即以西方政治制度为理想目标,以非暴力为主要形式,以颠覆政权为行动诉求。

(参见:《朱长生:美国实施“颜色革命”的小伎俩》)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