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价值”:国际话语权转换的新路径新方向

2017-12-20 15:2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直以来,西方国家将其推崇的“普世价值”宣扬为“永恒真理与正义”,以站在“人类道德的制高点”自居,并根据由此衍生的“国际标准”来裁判世界各国,干涉别国内政,策动颜色革命,甚至直接用武力颠覆他国政权,建立符合他们意愿的世界秩序。而国内一些人也认为“自由、民主、平等和博爱等普世价值”是“人类文明的核心”。实际上,这种“普世价值”,只不过是西方的工具。

西方“普世价值”是以抽象的“自由、平等、人权”作为其政治制度的思想根基,以抽象的“理性经济人”作为其经济制度的思想根基。对此,恩格斯早就戳穿了其超然于世俗之外的“皇帝的新衣”,指出:“这个永恒的理性实际上不过是恰好那时正在发展成为资产者的中等市民的理想化的知性而已。”不仅如此,这种抽象的“平等”还是造成现实社会不平等的放大器。这体现在:每个人拥有的自由和权利必然不平等,人们拥有的资本权力越大,就越有机会和权利扩张自己的财富。在这种经济不平等的基础上形成了人们在受教育机会、政治影响力等方面的日益扩大的不平等,从而产生两极分化。这种不平等在国际上则成为了国际政治经济力量不平等的放大器,并导致日益两极分化的国际秩序的出现,使得部分接受“普世价值”的发展中国家沦为国际垄断资本强国的附庸。

在这种背景下,2013年3月,习近平在俄罗斯的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的演讲中首次提出“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两年后,他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上呼吁全世界人民“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提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共同价值”是社会命运共同体的生存与发展的客观需要的产物,基本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首先,它是建立在该社会命运共同体的共同利益与信念基础上的“集体信念共同价值”;其次,它是建立在社会命运共同体成员之间的互补性需要基础上的“契约信用共同价值”;最后,它是建立在保障社会命运共同体成员的最基本利益基础上的“行为底线共同价值”。

“共同价值”与“普世价值”的根本区别在于,“普世价值”立足于抽象个人,并被说成是神秘的“天赋价值”而强加于一切社会和国家,而“共同价值”则立足于现实命运共同体中的社会实践,是各个层面的命运共同体,在其追求自身的生存与发展的过程中,自我生成的现实利益及其价值。

这两种价值观念的不同还体现在经济全球化发展的方向上。“普世价值”推行的经济全球化是以垄断资本扩张为中心的霸权主义经济全球化。它以建立国际垄断资本的全球霸权为根本目的,以“普世价值”为话语基础实现垄断资本霸权,以军事霸权作为推动经济全球化的强制性物质手段。与之相反,“共同价值”是以命运共同体为基础的经济全球化,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人类共同价值、各国合作共赢”三位一体的新的经济全球化。这种新的经济全球化不是由国际垄断资本扩张冲动与解决危机的需要所驱动的经济全球化,而是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基础的经济全球化。它不是靠推行“普世价值”以获得至高无上的话语权来维系,而是以共同价值为基础,依靠各国人民平等的话语权来推行。同时,这种新的经济全球化不是依靠武力来推行的经济全球化,而是依靠给各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现实利益来推进的经济全球化。

(参见:《从普世价值到共同价值:国际话语权的历史转换》)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