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大麻合法化背后的体制性无奈

2017-12-13 15:2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总有一些人将西方世界奉为“自由的天堂”,坚信其人权状况一片向好。然而,近年来,在“尊重人权”的名义下,西方国家掀起的一股“大麻合法化”潮流,恰恰反映了议员与财阀之间的肮脏交易。因为真正让吸毒者拥有人权的方式,是戒毒而不是放任吸毒和毁灭。自由,不等于放任不管。

据澳洲网报道,从2017年11月12日起,大麻食品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式合法化,澳大利亚人将可以在超市、零售店购买到各种含有大麻的食品,其中包括大麻麦片、大麻雪糕、大麻松饼、大麻奶昔和大麻甜点等;英国《每日邮报》11月19日报道称,英国警方首次宣告,不再逮捕吸毒者和贩毒者,而是以检查的方式对吸毒者和毒贩子潜在的问题进行改善;加拿大也将于2018年开放80家大麻店,2020年预计将达到150家,3年增长超50%。其实,葡萄牙、荷兰、西班牙等部分欧洲国家,早已实现吸毒合法化,法国则在去年开放了首家合法的吸毒室。即使暂时还没有大麻合法化的西方国家,如新西兰、意大利、德国和美国,也纷纷在立法机构层面进行合法化的讨论,且讨论顺利,合法化指日可待。

如此多的“民主”国家将大麻合法化,吸毒自由转眼成了“普世价值”,这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吗?当然不是。西方国家将大麻合法化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研究发现大麻有益身体健康,而是制度问题引发的无奈之举。大麻是联合国禁毒公约中的严格管制品,滥用大麻会使人产生幻觉甚至威胁生命。

上世纪中叶,贩毒在西方仍然是极其严重的罪行,贩卖大麻在美国大多数州都会面临至少20年的监禁。在这样的严刑酷法下,即使腐败的政府人员与毒贩或黑帮有利益往来,也不敢在贩毒方面帮助黑帮。然而,绝大部分黑帮都经不住大麻贸易的暴利诱惑,他们动用手中的议员资源,逐渐把法律修改到足够轻的程度。于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吸毒人群急剧增长,连那些坐在国会里的议员,也有不少是瘾君子。比如:在新西兰,以新西兰毒品基金会(NZ Drug Foundation)为首的资本力量一直以来在大力推动大麻合法化,该基金会不仅买通绿党(绿党是强烈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小党,如今已加入新西兰工党的执政联盟,成为参政党之一)为其背书,在主流媒体上也常发布各种调查报告和专家评论文章,鼓吹“大麻对社会无害”“禁毒违反人权”和“禁毒不现实”。

可见,在西方的制度下,只要资本需要,法律就可以按照其意愿被随意修改。欧美等国“大麻合法化”潮流的出现,与其说人权的胜利,毋宁说是金钱政治的胜利。

(参见:《魔王:西方毒品合法化背后的无奈》《英警方首次宣告不再逮捕吸毒者引发广泛争议》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