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格局中 中国政治体制已具备比较优势

2017-12-04 15:2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直以来,西方总是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贴上“非民主”的标签,贬低甚至妖魔化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与发展成就。而移植了西方民主的印度则被西方媒体视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期冀它凭借“民主”优势在综合国力竞争中能够迅速超越中国,以此证明“民主国家”对所谓“威权国家”的制度优越性。实际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经过不断发展和进化,已形成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政治制度体系,且具备一系列十分重要的比较优势。

当代西方政治话语的实质,是试图把以多党制、代议制、“一人一票”等为主要特征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确定为唯一合法的民主形式,进而垄断“民主国家”内涵和标准的解释权、评判权,并与“人权”“自由”“正义”等价值理念捆绑在一起,使“民主”成为具有高度二元对立或定性的价值概念。一旦用之照应现实,就会形成民主与非民主、正义与非正义、自由与不自由的评价和判断。从近年来西方民主制度的实践可以看出,西方民主制度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也并非适合所有国家。我们在看待中西方民主制度差异时,必须摆脱西方的政治话语诱导,避免落入政治话语陷阱。

实际上,经过60多年的努力探索与实践,中国在民主政治建设方面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比较优势日益凸显。

政治治理方面首先,政治稳定、社会稳定体现出的治理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为中国人民提供了最重要的国家公益性产品,即天下大治、安定团结,政治有序、社会井然。与其成为鲜明对照的是,在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动荡与冲突已成常态,政治稳定、社会安宁成为一种稀缺的国家公益性产品。比如:在社会公共安全方面,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等西欧多国近年来为恐袭阴云所笼罩;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家在原政权被美国摧毁后,至今仍深陷恐怖主义血腥之中。其次,人民当家作主的制度优势不断显现。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中国共产党不断扩大和巩固执政基础,兼顾群众性、阶层性,在协调不同社会群体利益诉求、整合兼顾不同社会群体利益当中发挥了领导与引导作用,真正做到了来自人民、依靠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反观美国,不同社会群体间的对立和社会分化日益严重。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反映出“99%”的普通大众与“1%”的金融精英阶层之间的对立,到美国各地此起彼伏的抗议活动甚至是骚乱所反映出的种族矛盾,再到不同政见、不同利益诉求者之间的对立等等,不一而足。再次,政治协商和协商民主相较于欧美多党制,表现积极的建设性优势。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与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的基本政党制度。在这一制度下,中国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在政治协商中实现党际合作与协商民主,达到政治团结。再看美国,民主党、共和党代表着泾渭分明的不同利益集团,以权力制衡为初衷的“三权分立”,近年来日益沦为不同利益集团的角斗工具,屡屡上演政治争斗闹剧,互相对峙、拆台、扯皮成为常态。

思想意识方面。一是统一思想优势。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牢牢占据社会意识形态主流。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坚持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成功顶住了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主流意识形态的攻势,有效应对了来自意识形态领域的挑战和考验。二是改革创新优势。中国共产党坚持在改革创新中寻求发展活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改革创新的比较优势,不仅体现在有关改革本身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的发展性、对中国现代化进程需求的适应性,还体现在改革领域的全面性、改革路径的科学性以及改革持续深入的自觉性。反观美国,“民主政体”正在异化为“否决体制”,尽管两党都十分清楚美国政治已经深受“否决政治”之害,但无论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都无力改变美国政治的现状。这反映出美国制度陷于僵化、与环境互动能力严重弱化的困境。三是学习型政党优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极强的学习自觉性,善于鉴古知今、博采众长。相比之下,西方特别是美国长期以来以民主“正统”自居,唯我独尊、自我封闭,认为西方制度已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既缺乏对自身的反思,又缺乏对世界其他国家制度的尊重和借鉴。

组织动员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优势还体现在党的自身建设、政治人才培养与选拔任用、社会动员能力等方面。一方面,中国共产党具有强大的执政能力,并能自觉通过持续不断的自身建设巩固这种能力。中国共产党始终将马克思主义信仰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念作为政治灵魂,始终坚持与时俱进推动党的思想理论体系和执政方式创新,不断提高党内民主制度化水平和实效,增强自身创新活力,始终致力于打造更加坚强有力、更高素质的执政骨干队伍。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源源不断地培养和任用大批经过充分历练、为实践证明堪当治党治国治军大任的优秀政治人才,使党的干部队伍保有的总人力资本不断提质增量,成为党治国理政所依赖的宝贵财富。此外,党与国家机构、与中国社会方方面面的组织之间也建立起紧密的联系,极大地提高了中国社会的组织化水平。党从国家层面一直延伸至企业、社区和自然村,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各方面力量充分整合在党的领导下,进而将13亿多中国人民组织起来,实现了全民族的大团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从马克思主义百余年发展中走来,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百余年兴衰中走来,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百余年伟大实践中走来。这套制度在中国的发生和发展,是历史的选择、时代的选择、人民的选择。

(《胡鞍钢 杨竺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比较优势》《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