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党魅力不在 滑向恶性循环的“涡轮民主主义”

2017-11-24 14:5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总有人觉得西方政党政治充满魅力,甚至执意要在中国试试西方的多党制灵不灵。事实上,在很多西方国家政党结构正在解体,甚至陷入尖锐刺耳之声、非建设性信息大行其道的“涡轮民主主义”的恶性循环中。

西方民主国家正在经历根本性的结构变化,政党结构的破裂、分化现象随处可见。自称“老大党”极富传统的美国共和党现在分裂成很多派别,它们的立场相距甚远,几乎看不出还有共同的纲领。而且该党组织过于松散,以至于能被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政治外行所俘获。在法国,传统的政党体制也已经衰落,2017年春天还在巴黎执政的社会党实际上大势已去,其他政党也受到严重打击,取而代之的是中间派运动(例如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前进”运动)和左派运动(例如让-吕克·梅朗雄的“不屈服的法国”运动)。在英国,骄傲的工党不久前还务实地定位为中间路线,现在却猛然左转,年轻新党员的入党潮分化了该党。一直在英伦三岛政治生活中扮演边缘角色的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对这些新党员的吸引力令人惊讶。即便被认为异常稳定的德国也对突变丧失了免疫力,一小部分活动分子从2014年起就成功营造了一种直接影响政界和经济界精英的氛围。网上和街头的压力最终变大,以至于联邦政府尤其是社民党认为有必要改变路线。

西方政党国家由此陷入不稳定、封堵的涡轮民主主义困境,这主要表现在:民意突变带来无规律转折的可能性增加,政治市场变得更有争议、更具冲突性。传统政党所做之事——引导舆论、形成靠谱政见、培养政治精英——看似单调且具有限制性,但它们也创造了稳定和可靠。但这种情况已成为过去。看看英国的脱欧公投,时任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领导的保守党高层失去主导辩论的能力。同时,政治市场的入门门槛变得很低,若是具有明星气质的人物成为关注焦点,则会出现政治诉求连同所有政治风险和副作用都退居次要地位的危险。通过脸书网站和推特网站,抗议运动在很短时间内就能聚集起来,新组织得以形成(例如“前进”运动),老牌政党被恶意收购(例如特朗普俘获共和党人)或被分化(例如英国工党)。

再一个就是在涡轮民主主义环境下,非建设性信息比建设性信息更具诱惑力,在权力的分化、共识极度欠缺下,国家难以真正推行任何举措。当前,整个欧洲社会呈现出如下事实:与深思熟虑后的解决办法相比,尖锐刺耳之声和负面信息更容易通过社交媒体传播,否定论令人头脑发热并会引起公共关注,阻碍政治项目和摧毁现有秩序因此变得非常容易。例如在德国,联邦政府与各州之间、联邦议院和联邦参议院之间、在政治机构和诸如联邦宪法法院、联邦银行或联邦反垄断局等强大的独立机构之间,都存在权力的分割和制衡。如果没有能够建立稳定共识的人民政党,德国几乎无法推进任何东西。

(参见:《德媒:西方政党滑向“涡轮民主主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