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两个危局凸显美国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局限性

2017-11-22 15:3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总有一些人认为,美国所崇尚的个人主义有利于激发个体的创造力及国家的活力,以此为基础的思维方式要强于崇尚集体主义的思维方式,但殊不知随着时代的发展,专注于个体的思维方式并未带来美国内部及其国际环境的和谐,反而进一步放大了美国体制的局限性。

在美国内部,个人主义价值观对美国社会带来许多体制性危害,贫富差距、枪击案频发、种族歧视等即是其表征。美国人不认为个人主义是缺点,而是将之看作为一个近乎完美的品德, 代表创造性、开拓性、积极进取精神以及不向权威屈服的自豪。但是,以个人主义为核心的美国文化也带来了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个人主义造就了美国社会的贫富悬殊,美国是西方国家中两极分化最为严重的国家。2008年以来,美国普通民众的收入明显下降,美国家庭年收入中位数比国际金融危机前下降近千美元,贫困线以下人口增加580万人。再如,个人主义观念也带来了自由过度问题,令美国社会吸毒率、犯罪率、离婚率、校园枪击案等一直高居不下,成为社会矛盾激化的一个重要原因。个人主义还使得美国不能从根本上消除种族歧视,白人至上的理念根深蒂固,不仅黑人,其他有色人种同样受到歧视。

在国际事务中,个人主义价值观是美国孤立主义、单边主义的根源,特朗普奉行的“美国优先”政策便是其重要表现。这一政策使得美国与国际社会日益多元化的发展趋势相背离。近来,美国在国际事务的处理上,表现出越来越强烈的“个人主义”气质。尤其是在特朗普上台以后,表现得更为明显。特朗普不断强调“美国优先”,在处理国际问题方面开始更多地强调多从本国利益出发,忽视国际社会的整体诉求和国际责任担当。比如,特朗普以避免打击美国经济,减少就业机会外流和防止竞争力下降为由,先后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在气候变化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问题上,美国在不久前召开的七国集团峰会和二十国集团峰会上,拒绝接受国际社会主流看法,拒绝参与国际治理体制,形成了美国一家对抗其他成员国的6:1和19:1的尴尬局面,美国陷入了二战结束以来空前未有的孤立状况。“美国优先”政策被国际社会视为美国国际地位和综合国力衰落的表现,德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墨西哥等国家,都在重新评估自己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在世界的位置。

(参见:《纽约遭遇911后最严重恐袭 美国反恐政策或生变》《社评:纽约恐袭会给美国战略界带来触动吗》《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对世界政治有何影响?》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