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选举制度痼疾凸显 西方民主选举可能并不民主

2017-11-10 15:4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直以来,都有人认为由于日本借鉴了西方的选举制度,从而实现了民主、平等,实现了经济增长和社会转型。但事实上,日本近年来选举中暴露出的选举押金制度弊端和政治献金痼疾,让人们不得不对其选举制度重新进行审视。

日本的选举押金制度制定于1912-1926年间,借鉴了英国选举规则,最初要求必须要有2000日元的选举押金(相当于1925年政府雇员的年薪)才能参选,以此来限制政治候选人人数。然而近年来,日本选举押金大幅增长。如果想在日本担任政治职务(除了村委会及其等同职位外),内政部设定了选举押金标准。在六个选举级别中,所需的最高选举押金是参议院和众议院,按照比例表和选举区(单一或多个成员),分别为600万日元和300万日元(按现行汇率计算,约为55,000美元和27,500美元)。据日本内政部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4年前六届众议院选举中,花费了纳税人资金总额约为611亿日元。根据该部的规定,筹备工作费用包括为候选人筹措竞选海报委员会和选举行政委员会的运作。而在2017年10月下旬刚刚结束的日本众议院选举中,仅当年的花费就已高达大约600亿-700亿日元。这个数字,与不丹的年度预算收入相当。高额的选举押金,导致日本年轻一代,如果没有家庭支持或银行存款,是根本无法承受在全国选举中300万日元的最低限度的。也就是说,日本的选举与西方无二,都是有钱人的游戏。

除个人参政的选举押金不断增长外,日本选举中还存在政治献金现象屡见不鲜的问题。由于竞选资金对于政党、政治家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日本政客都在寻求“金主”上不遗余力,而作为回报,政治家在当选国会议员或更高职位官员后通常会积极寻求“回馈”,包括企业政策支持、政府补助及为所在选区争取公共工程预算与计划等。据日本媒体的一份统计数字显示,过去30年里,日本因政治献金问题引咎辞职的阁僚共计17名,而安倍两任首相任期中就有7名阁僚因此辞职,所占比例高达41.2%。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山口县第四选区支部也被曝曾于2010年接受洗涤剂生产厂商Saraya共20万日元政治献金;2011年至2012年间接受东西化学产业12万日元政治献金;2011年至2013年间收受另一家化工企业宇部兴产50万日元政治献金;2013年收受冲绳县啤酒厂商Orion 6万日元政治献金及大型广告代理商电通10万日元政治献金。此外,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前民主党代表小泽一郎、前外相前原诚司等人也曾卷入收取政治献金的丑闻中。金钱政治已成为日本政界无法解决的顽疾。

综上可以看出,日本所谓的民主选举只不过是有钱人的政治游戏和官商勾结的产物。

(参见:《杨阳:日本人热衷选举不是政治热情高,而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安倍内阁频曝政治献金丑闻日政界金钱政治痼疾再凸显》)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