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迷恋新自由主义?欧美的现实已经敲响警钟

2017-11-03 15:3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认为美国向全世界推销的新自由主义是民主在经济方面的体现,因此,我国在经济发展方面也需要学习西方,在市场中践行新自由主义理论。但是,提出这种看法的人却选择性地忽视了一点,即正是由于新自由主义的横行,才导致欧美民主政治的基础被反噬,国家综合治理能力被削弱,多个领域危机频现,并使“民主正在不断死去”的判断在欧美国家不断扩散开来。

西方政治民主的衰落是新自由主义肆意发展所导致的结果。以美国为例。新自由主义从个人主义立场出发,将成本、利润计算泛化为个人行为的基本原则,为金钱政治和权钱交易提供了理论支持,使其披上了合理合法的外衣。在个人利益至上的原则下,政治权力成为一种用来实现个人利益的商品,公平、正义、公共利益和公民责任等价值观念则变得可有可无,严重侵蚀民主政治的基础。在新自由主义误导下,2014年4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取消个人政治捐款上限,更是为金钱政治和权钱交易打开了方便之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温迪·布朗在《毁掉民主》一书中称,世界在民主价值观上的倒退由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所驱动。

新自由主义加剧欧美等国权力滥用,导致国家治理能力的削弱。特别是随着金融垄断资本在经济社会中占据主导地位,资本主义国家开始更加按照占统治地位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的需要来支配经济和社会事务。当政府自身无力解决这些经济社会问题时,就不得不求助于垄断资本控制的市场,反映其利益要求。政府权力作为一种公权,本应以大多数民众的利益为其价值取向,而在利益集团操弄下,政府权力丧失了其公利性和公信度,转而成为极少数人牟取私利的工具。这使得贫富两极分化和经济秩序混乱等经济社会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并诱发出新的经济危机。比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危机爆发后,新自由主义所吹嘘的“市场自我纠正”“反对政府干预”等谎言被戳穿,其不得不自食其言,再次利用政府权力,实施大规模救市政策,帮助垄断资本家走出困境。

欧美民粹主义的崛起也是新自由主义刺激下的结果。新自由主义对普通民众的攻击所激起的反抗已经带来直接的政治和经济后果。特朗普的成功即反映出选民针对美国主要政治机构的强烈抵制态度。在新自由主义的压力下,美国民主早已沦为大资本家之间的游戏,而真正代表劳工阶层利益的美国左翼政党或参选人,由于缺乏资金支持,始终被排斥在政治权力之外。因此,大量长期沉默的底层民众难以通过有效途径提出他们的诉求,只有通过较为偏激的政党及其代表来实现对压制他们的精英群体的反抗。在其他地区也是一样,欧洲民粹主义的崛起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实现的。

因此,新自由主义究竟是推动民主发展还是令民主衰落,西方社会的兴衰实践已经给出一个答案。

(参见:《美国新自由主义兴衰的权力逻辑》《英媒: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致民主濒死》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