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党制即“民主”?它在政治实践上问题多多

2017-10-30 15:2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总鼓吹西方的多党制,认为只有实行多党制才能真正实现“民主”,更好推动国家的发展,但从当前西方国家所面临的“民粹主义崛起”等诸多挑战来看,多党制在实践过程中问题不断,难以保证“惠及民众的民主”有效实现。

多党制国家往往是因人设事,而不是因事设人,由此导致政策缺乏连续性,造成资源浪费。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指出,今天的西方政党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具有进取精神了,失去了使命感;因此,西方制度更多地表现出“以人设事”,各政党之间、各届政府之间,政策往往没有连续性,一个政党上台了,不但人事大变动,而且随之而来的是更剧烈的政策变动,新政府可以完全否定前任的政策。近期美国特朗普政府与奥巴马政府间的换届堪称这方面的典型。作为共和党代表的特朗普上台后,陆续否定了民主党人奥巴马任内所力推的医改、区域合作、气候等政策。对此,美国媒体称,大选的结果是共和党对奥巴马八年的否定。

多党制下,各政党短视行为凸显,它们多从自身利益出发,重局部而轻全局,缺乏谋划长远的战略眼光和举措。多党制强调竞争,强调选票,执政党从自己的政党利益出发,只做对自己政党选举有利的事。例如,美国的持枪问题一直深受民众的诟病,却难以解决,这就是以政党利益为主导的典型写照。再如,2007年,一些美国国会议员掀起对华贸易保护浪潮,提交国会讨论的反自由贸易法案达50个之多;实际上,这样做虽然在短期内会对某些地区或选民有利,但它显然不符合美国的整体利益;因此,来自美国各个地区、持不同学术和政治见解的1028位知名学者联名上书,要求国会反对针对中国的贸易报复政策和措施,以免重蹈70年前贸易保护主义所引发的美国经济大萧条的覆辙。另外,近期欧美民粹主义的抬头,也与某些政党为争取选民而不顾国家发展大局的考量相关,最终导致狭隘的民族主义泛滥,令社会矛盾激化。

多党制是西方民众、资本和政治权利三方博弈的体现,这种模式不仅未必能为国家的良好发展指明方向,有时还会导致优秀政治人物被淘汰,很难从全国层面选拔、任用人才。比如,意大利前总理蒙蒂作为二战后唯一一个非民选产生的领导人,曾被认为是二战以来欧洲最为出色的领导人,但在他实施正确且必要的紧缩政策后,引发选民的强烈反对,结果在一年后的选举中,他所在的政党惨败。德国前总理施罗德2000年就未雨绸缪推进多项改革政策,力图规避德国发生经济危机的风险,结果也被选民赶下台。在法国,上世纪90年代希拉克想改革,还未来得及推进,就持续引发全国大规模抗议,最终导致改革冻结,即便是在经济危机来临之后,在民众的压力下,改革也依然难以启动。这种多党选举政治的现实,导致欧美各主要政党的政治人物退缩保守,不敢面对现实,一味讨好选民,最终致使国家发展所面临的问题积重难返。这也是近两年欧洲多国相继爆发债务危机的一个制度性根源。

因此,从现实的政治实践看,西方多党制未必是国家发展的“万灵药”,与之相伴的选举制度也未必真正体现“民主”,它本身尚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参见:《郑永年:中国共产党人事选拔制度成熟高效》《美媒:大选结果是对奥巴马八年的否定》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