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国正在向高收入国家行列迈进

2017-10-27 15:30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自2012年我国经济增速换挡以来,有关中国经济可能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声音不时响起。一些人还以“市场经济不够完善”“民主政治转型不完全”等来解释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实际上,这些解释太过肤浅,未能正确认识“中等收入陷阱”实质和中国经济发展前景。

作为西方衡量一个国家经济能否可持续健康发展的一个纬度,“中等收入陷阱”被赋予过多内涵,甚至成为西方发达国家为新自由主义辩护的遮羞布。20世纪70年代左右,新自由主义泛滥的拉美地区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开始陆续进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而之后这些国家的发展动力减弱,收入水平长期停滞不前。究其根源,即在于这些国家完成初级工业化之后,本应把挣得的资本留在本国工业体系内部,逐渐完善自身的工业体系,但是这些国家在新自由主义政策指导下,建立起有利于国际资本投机套利的“自由金融市场”机制,任由国际资本呼啸而来,制造股市和楼市的疯狂,让金融市场的暴利抽干了实体经济的血液。产业资本的流失,带来国家工业化的停滞和经济增长失速,带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而国际金融资本则在新自由主义的旗号下,攫取了这些国家几十年经济发展的果实,然后又用一个“中等收入陷阱”的遮羞布来掩盖自己的罪恶。

从拉美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的现实来看,它们面临的共性问题可概括为三方面:第一,劳动力成本上升,原本具有优势的低端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下降;第二,创新能力不足,发展动力减弱;第三,收入不平等加剧,经济活力下降。总的来说,它们与低收入国家相比不具有低劳动成本优势,与高收入国家相比缺乏创新和技术优势,因而在全球竞争中处于劣势。但是,中国的现状显然与“中等收入陷阱”所描述的发展停滞状态大相径庭。尽管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但增速仍然长期位居世界主要经济体前列,而且近年来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采取切实措施缩小收入差距,保持了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跨国比较和计量经济学的实证分析表明,4%的中长期经济增速就足以支撑中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而中国经济的实际增速要高得多。截至2017年9月,中国经济增速已连续8个季度保持在6.7%至6.9%的区间。大多数研究认为,中国未来10年乃至更长时间仍可维持6%以上的年均经济增速。国际比较研究表明,有效应对中等收入阶段面临的特殊困难、进而顺利迈入高收入阶段需要具备一些特殊条件:稳定的政府;市场取向的经济政策;高质量人力资本;保持对外开放;不出现社会动荡。这几个条件,中国显然全都具备。

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经过30多年的不懈努力,中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历史转折,推动了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综合国力大幅提升。特别是2008年以来,在应对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冲击及各种风险与挑战的实践中,中国的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经受住了考验,彰显了独特优势。应该认识到,中国现在达到的发展水平远高于当年拉美国家落入“中等收入陷阱”时的发展水平,已经不可能落入拉美式“中等收入陷阱”。只要经济能够实现由数量追赶向质量追赶的平稳转型,就能够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社会。

(参见:《产业人:新自由主义与"中等收入陷阱"之谜》《人民日报:认清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实质》《人民日报:中国已不可能落入拉美式中等收入陷阱》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