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屡遭诟病 “华盛顿共识”已无共识

2017-10-18 16:09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每逢经济进入低迷期,总有人在鼓吹以“华盛顿共识”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鼓吹私有化,以及与西方全面接轨。殊不知,信奉“华盛顿共识”的绝大多数国家,都曾遭遇通货膨胀、外债大增、产出下降等严重经济问题,直至摒弃“华盛顿共识”政策后,才逐渐摆脱经济困境。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期,美国著名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代表人物约翰·威廉姆森将美国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其后院拉丁美洲国家推销实施的新自由主义的宏观经济政策,总结为十项宏观经济政策,又称之为”华盛顿共识”。它强调自由竞争,强调市场开放,强调保护私人财产,强调政府不干预市场,是美国向其他国家推销新自由主义、掠夺第三世界国家的工具。每当其他国家遭遇经济危机,向美国控制的国际金融组织告贷时,美国精英就以实施“华盛顿共识”为提供贷款的条件,威逼和欺骗该国推行这些政策主张。在美国精英的推动下,上个世纪70-90年代,很多国家实施了“华盛顿共识”政策。其中尤以拉美和东欧国家为典型。历史事实表明,凡是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的国家,基本上都会遭遇通货膨胀、外债大增、产出下降等严重经济问题,各国停止实施这些政策,才逐渐摆脱经济困境。另据相关研究,美国政府从没有实行过“华盛顿共识”政策。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实际是美国坑害其他国家的工具。

以新自由主义泛滥的重灾区墨西哥为例。从1982年德拉马德里上台执政开始,墨西哥四届政府一直实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经过30多年发展,人均国民产值从改革前1981年91500比索仅增长到2013年109700比索,仅增长了19.9%,是拉美国家中增长最低的国家之一。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智利和阿根廷也都在“华盛顿共识”政策的影响下,外债飙升,物价飞涨,恶性通货膨胀不断出现,经济增长缓慢,直到两国相继放弃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两国经济才从自由市场时代的停滞和倒退转变为稳定发展。由于拉美国家实施“华盛顿共识”改革效果不佳,1998 年4 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的美洲国家首脑会议,明确提出了以“圣地亚哥共识”替代“华盛顿共识”的主张。告别“华盛顿共识”,已成为拉丁美洲国家的共识。21世纪初,拉美国家左翼政党的上台即是对长期以来实施“华盛顿共识”政策的一个纠偏。

鉴于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的“华盛顿共识”在实践中暴露出的系列问题,很多欧美著名学者都反对“华盛顿共识”。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为代表的一些经济学家自1997年以来,一直在呼吁经济学家走出“华盛顿共识”,超越“华盛顿共识”。斯蒂格利茨称,“华盛顿共识”往坏里说是误导,现在应进入“后华盛顿共识”时代,还声称“无论新的共识是什么,都不能基于华盛顿”。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托马斯·帕利指出“华盛顿共识”频繁导致危机,恶化收入分配,不能推动经济增长,认为“华盛顿共识”已经崩溃。就连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也明确表态,反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救助亚洲国家时提出新自由主义政策要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托宾教授亦表达了反对金融市场自由化与全球化有利于经济繁荣的观点。在全球经济形势日趋复杂多变的背景下,“‘华盛顿共识’已经终结”成为新的共识。

(参见:《“华盛顿共识”其实就是一个坑!》《“拉美腐败”背后的华盛顿因素》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