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醒吧!“普世价值”只是西方的意识形态工具

2017-10-11 15:45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总有一些人对西方的“普世价值”推崇备至,认为它标榜着先进的制度,是先进文明的代表。“普世价值”也频繁地出现在各类论坛、讲座和媒体上,已然成为一个国际性的流行语。事实上,从来就没有超历史的、超现实的、普适的价值观,西方国家把西方自由、民主、人权“普世”化,把资本主义民主、自由、人权理念与制度模式转化成“普世价值”,实质上是企图通过“普世价值”来推销资本主义制度模式,“颜色革命”并“和平演变”异类国家。

西方资本主义的代言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作者塞缪尔·亨廷顿曾直言“普世主义是西方对付非西方社会的意识形态”。从西方国家的国际实践来看,也确实如此。以美国为例,克林顿时期,把扩展民主确定为首要外交政策目标,声称要“扩展和加强世界市场民主国家体系”和“扩大生活在自由体制下国家的数量”,实现“繁荣的民主世界”;老布什和小布什时期,也试图用西方价值观重塑世界面貌,尤其是小布什毫不犹豫地打起美国价值观旗帜,对外输出“西方民主”;奥巴马时期,美国策动的“阿拉伯之春”更是席卷中东,并向世界广为蔓延。可见,美国毫不掩饰地要把西方的“民主国家体系”和“自由体制”推向世界。此外,通过推行西方价值观,演变与自己价值观不同的国家,也是西方国家一贯的政治原则和策略。“普世价值”已成为某些西方势力打压社会主义国家、发展中国家等一切它所不喜欢的国家的意识形态工具。比如:西方在一些国家操纵的“颜色革命”“阿拉伯之春”“街头政治”,导致相关国家陷入政治动荡、社会混乱、难民流离、经济衰退。一些国家甚至遭到西方武装入侵,遭受战乱、杀戮、灾难,国无宁日、民不聊生。近十几年来,美欧主导发动的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利比亚战争、叙利亚战争等,哪一个不是造成了当事国的混乱与衰退?但这些战争在欧美看来都是为了实现“普世价值”。

尽管某些西方国家在国际上不遗余力地推动“普世价值”,但对其自身使用的却是双重价值标准。对他国他人,使用“普世价值”来判断是非,对自己则使用另外一套政治标准来判断是非。一方面利用“普世价值”到处标榜民主、自由、平等、博爱、人权等西方政治理念,对待凡是不喜欢的国家就借机安上“专制”“邪恶”“反人类”“不民主”“不自由”等罪名,企图颠覆之;另一方面自己却不受“普世价值”的任何价值、道德约束,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不惜使用武力干涉他国内政,甚至使用对人类、对环境有持久损害的高新技术武器,滥杀无辜。在其国内,一些西方国家更是长期存在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劳资对立、贫富分化、人权无保障等背离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严重社会问题。比如美国,践踏人权的种族隔离制度,直到1965年才被废除。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曾撰文指出,美国民主的实质就是“1%所有,1%统治,1%享用”。前几年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显示的正是99%与1%的对立。在事实面前,越来越多的非西方国家不再认同西方推行的“普世价值”。

实际上,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等,西方所强调的“普世价值”中的要素,在许多文明中都存在,但西方社会却因崇尚自身的文明,对此并不承认。建立在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基础上的西方价值观,认为只有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才能保证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价值观的实现。它们把资本主义看作人类社会最美好的制度,把资本主义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宣扬为“普世价值”。因此,虽然我国也把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等作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但西方并不认同。因为我国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发展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西方国家极力向中国推行所谓“普世价值”,其本质是要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否定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

(参见:《察网:"普世价值"的反科学、虚伪和欺骗性》《掀开西方“普世价值”的面纱》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