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很美”:西方民主制度难破自身困境

2017-10-09 15:4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有些人心里,欧美国家的民主政治被作为西方民主制度的鼻祖而受到顶礼膜拜。在他们看来,西方民主制度弹性十足,不管谁上台,执政结果都差不了多少。然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经济的重创,欧美国家种种政治怪象频出,令西方民主制度形象大跌、遭到严重质疑。

西方民主制度只是“看起来很美”,在实操层面并不具有普适性。因为要确保其有效运转需要一个前置条件,即相对平和富裕、具有共识的环境。离开了这个条件,其所谓的制度优势也不过是“水中花”“镜中月”,它很难帮助一个国家解决重大的危机和挑战。以美国为例,流行甚广的“美国制度弹性”论,实际上找不到任何严肃的历史证据,美国几乎所有的重大危机都是以超制度、超宪法的方式解决的。比如,当前美国的现实与流行的上述见解就是相反的,其制度的命运可能不再是“谁上台都行”,而是向着“谁上台都不行”甚至“根本选不出人上台”的方向发展。造成这种情况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美国人在共识方面出了问题。二战前,美国人主要的共识就是发财,就是“美国梦”;二战后,美国人主要的共识就是反共反苏。冷战结束后,共同发财的路断了,共同的意识形态敌人消失了,美国社会迅速陷入上世纪90年代的“文化战争”。今天美国发生的几乎所有冲突,都可以在上世纪90年代找到影子和萌芽,而西方民主制度起到的唯一作用就是加剧了这些冲突,令私利横行、党派争斗和身份冲突加剧。

西方现行民主制度的局限性,使其在动荡的环境中难以有效解决社会问题,促使政坛怪象频现。2016年6月,英国通过公投决定退出欧盟,被普遍认为是当年的第一宗“黑天鹅”事件。尽管民意调查显示英国朝野普遍反对“脱欧”,认为“脱欧”将有损英国的国家利益,但最终结果却是“脱欧派”胜出,使英国乃至欧洲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政治“素人”人气高涨,也是欧美政坛怪象的重要表现。比如,法国大选中,临时组党参选的政治“新秀”马克龙以较高的支持率当选总统;2017年6月,在提前举行的英国大选中,不被英国媒体看好的工党领袖科尔宾,带领该党夺得为数不少的席位。还有一个现象就是民粹势力崛起势头明显。2017年,在英国、法国、德国等多个国家的大选中,右翼民粹主义政治家的身影随处可见,他们鼓吹反全球化和一体化、禁止外来移民等极右主张,在欧洲国家的民众中间赢得相当高的支持率。如,在法国总统选举中,民粹主义的代表人物、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以得票第二的势头进入第二轮选举。这些频出的政治怪象,一是反映出选民对主流政党的失望态度,认为其没有代表自己的利益,“另类”政党、“另类”政治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二是反映出民主制度的设计问题,它缺乏在经济动荡时代有效解决社会问题的能力。

在西方社会危机叠加的现实面前,欧美人的民主优越感已经大不如前,人们对西方民主制度的反思、质疑进一步加深和广泛化。比如英国公投,赞成“脱欧”的人数只占有资格投票人数的37.8%,但却决定了英国“脱欧”的命运。哈佛大学教授肯尼思·罗戈夫认为,英国“脱欧”的条件低得离奇,只需简单多数人同意,“少数人”即可绑架多数人的意愿,这场“脱欧公投”暴露出英国民主的缺陷。法国《世界报》2016年底公布的一项民调显示,57%的受访法国人认为民主制度在法国运行“糟糕”,77%认为民主制度在法国运行“越来越差”,32%认为其他制度能够和民主制度一样好。一些欧洲学者则从社会治理角度反思了所谓“最完美制度”的不足,认为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有很大的问题,并不具有不可替代性。法国经济学家让·加德雷对西式民主制度的批判更为具体,他认为寡头政治、经济、金融集团制定出政策是危机的根源,当前的制度设计并没有真正达到民主所希望的吸纳大多数人和告知大多数人的效果。

(参见:《政治怪象凸显欧洲民主之困》《范勇鹏:“自由民主”只能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