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 西方社会不平等不稳定的根源所在

2017-09-27 16:50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总是在推崇西方舶来的新自由主义,认为它所推崇的那只“看不见的手”可以完美地优化资源配置,让所有人都变得更加富裕。但这种情况只是理论所阐述的表面现象,事实上以这样的理论所构筑的社会,不仅加重了个人主义的泛滥,还加剧了社会不公和贫富分化,带来诸多社会问题。

新自由主义代表着资本主义信仰,以私人的利益作为发动机。在它的推动下,世界上贫困和极端贫困的群体变得越来越多。以新自由主义实验的重灾区拉丁美洲为例,它被视为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地区”。分配、劳工和社会研究中心(CEDLAS)的研究表明,拉丁美洲从殖民地以来,现在是最不平等的,从2000年起取得的经济进展只是补偿了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不平等的深化。根据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CEPAL)和乐施会(牛津饥荒救济委员会)基金会2014年的统计,拉丁美洲居民中10%最富有的人聚集了本地区71%的财富。如果这个趋势继续下去,仅在六年之内本地区1%最富有的人的财富将超过其余99%的人的财富。由此可见,新自由主义曾带来的经济增长虽可看作是改善拉丁美洲最穷之人生活的关键,但其所主张的经济收入分配模式并不是完全公正的,大企业和最富有的人把财富留在国外,做到了逃避和避免付税,而穷人和中产阶级则需要为税收付出代价。这使得富人和穷人之间的裂缝越来越大,加剧了社会不平等和贫富分化。

新自由主义之下社会分化、政府救援缺位等顽疾,在天灾仍频的美国得到充分暴露。近期,“哈维”“艾尔玛”等接连而至的飓风给美国民众造成了巨大灾难,也掀掉了平日里盖在社会阶梯上的遮羞布,将社会不平等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呈现出一个贫富两重天的世界。比如富人居住的迈阿密滩,虽然属于强制疏散令涵盖的地区,但住在这里的一些富豪却不准备撤离,因为他们的住所安装了高强度的玻璃窗,可抵御时速达249公里的风力,家中储存有足够支撑多日的粮食,并且有发电机供电。而在以黑人居民为主的迈阿密自由城,有一半人生活在贫穷线以下,穷人无力购买富人家中那样的防灾设备,但也没有别的去处,只能待在租住的简陋房屋内听天由命。美国政府灾害救援的缺位也广遭诟病。在前几年的暴风雪灾害中,美国政府除了封路、禁行,做一些幼儿园教师式的忠告,别无实质性的改进措施;在最近频受飓风灾害影响的迈阿密城区,政府除了做出撤离命令,并没有实质的救援,只能由一些社区活动家组织群众进行自救。在迈阿密贫民聚集的自由城社区,一位协助组织紧急应变中心的活跃人士说:“一直以来城市、县(政府)和大型机构都不会回应我们社区诉求,我们没指望艾尔玛吹袭后3天会有任何援助。”

新自由主义所带来的主要社会问题还体现在政府“顾资本利益甚于顾人民死活”,国家、政府成为大公司的工具。新自由主义认为一切跟“国家”、“政府”、“公有”相关的部门都缺乏效率、干涉自由、导致腐败,只有市场、私人企业才具有最高的合理性。以美国政府为例,特朗普上台后,包庇、放任、助长私人资本、公司无休止的牟利,不惜民众健康长期遭受损害。2017年6月,特朗普在美国石油学会和包括壳牌、雪佛龙、埃克森美孚等化工行业巨头的游说下,推翻了奥巴马2016年颁布的风险管理计划的修正案,使高污染行业、能源化工巨头得以逃避监控,助牟利而损害民众健康、践踏社会民主的行为得到法律支持。因此,尽管“哈维”飓风的冲击令休斯敦的一些化学设施发生爆炸、泄露,使得当地民众甚至救援人员中毒入院,但根据现行法律,拥有该化学设施的企业却不需要透露它们储存和使用的化学品,导致医生在内的公众无法确切知道这些中毒者接触了哪些有毒物质及其潜在影响。此外,将民众生产、生活的一切交由所谓“市场”的做法,也是“资本至上”的重要体现。比如,对于老化的基础设施,政府继续将一切交给承包商,由“万能”的市场说了算,事关民生大事的基础资源、社会安全设施建设维护,成为资本逐利的游戏。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自由主义”所推崇的“万能的市场”究竟对于谁是“万能”,对于谁是“公平”,很是值得人们玩味。

(参见:《被飓风掀开的新自由主义顽疾——贫富分化、资本至上与政府缺位》《西报:新自由主义是加剧社会不平等的祸根》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