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最平等、公正?看看贫富差距就知道了

2017-09-22 14:56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不少人还在被西方国家民主、自由、平等的假象所吸引,殊不知随着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危机的频繁爆发,贫富差距这个“衣橱中的秘密”也渐露真容。贫富差距急剧扩大,不仅使西方发达国家难以走出经济低迷,也为高失业率、盗窃、抢劫等一系列社会问题的集中爆发埋下“定时炸弹”。

贫富差距不仅体现在衣食住行等方面,也体现在平均寿命、婴儿出生率和死亡率、社区犯罪率、少女未婚生子率以及失业率等问题上。以美国纽约为例,在平均寿命上,2015年,曼哈顿两个富人区,默里山(Murray Hill)和上东区(the Upper East Side)居民的平均寿命达到85.9岁,比布鲁克林区-布朗斯维尔地区的居民高出整10岁;后者的平均寿命为75.1岁,为全纽约最低。在婴儿夭折率上,2013到2015年间,富人区曼哈顿上东区的婴儿死亡率为全纽约最低,1000名新生儿中只有0.8例死亡;而相对贫穷的布朗克斯-威廉姆斯桥地区的婴儿死亡率则为每1000名新生儿中7.7个夭折。同一时期,黑人婴儿的死亡率是白人婴儿的4倍。

在犯罪率上,纽约富人区与贫民区差别也很大。如贫民区布鲁克林区-布朗斯维尔地区的暴力犯罪率最高。2011至2015年间,这个地区每10万人中有20.8个人死于他杀,为全纽约最高。而在少女未婚生子率上,纽约富人区的比率要远低于穷人区。如在布朗克斯区的布朗克斯区,2013-2015年间,8.8%是由未婚少女所生。曼哈顿巴特利公园城地区 (Battery Park City) 的少女未婚生子率最低,仅为0.2%。

在德国,情况也并不乐观。欧洲整体相对富裕,德国又是欧盟国家中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人均收入居欧盟大国之首,领先于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而且,德国的失业率也是欧盟国家中最低的。这导致许多德国人长久以来一直认为,在二战清除了旧的精英阶层、留下一个更平等的国家后,他们生活在一个格外公平的社会中。但德国社民党(SPD)领袖马丁•舒尔茨却明确指出,贫富差距的阴云笼罩着很多德国人。在不久前接受年轻主持人采访的YouTube视频里,默克尔也承认不平等现象正成为政治问题,而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家庭收入的不平等逐渐增大,二是富人与穷人之间的资产分配不合理。

造成西方发达国家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制度根源。在经济制度方面,过度强调放松管制是造成部分西方发达国家贫富差距扩大的主要原因。“放松管制”改革使企业享有充分的雇佣与解雇、裁员与缩编自由,在促进产业结构优化的同时,也带来了工会加速衰落、工人的工资谈判能力大大削弱等连锁反应,导致工人和管理层的薪资水平差距越来越大。

在政治制度方面,西方政治实质上是一种富人利己政治,即富人利用其资本优势来裹挟政府,为本阶层谋取利益。首先,管理阶层与工人阶层在社会话语权上的差异,导致双方在社会资产分配上难以平等。其次,富人阶层利用话语权优势为本阶级谋取利益的本质,致使他们不可能赞同通过税收和再分配政策来缩小贫富差距,这种差距只会逐渐扩大。

在社会制度方面,教育体制是造成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重要原因。贫富差距既是教育不平等的原因,又是其结果。一方面,教育的发展需要经济水平的支撑,富人与穷人之间的经济差异导致双方对教育的投入存在差别;另一方面,教育投入的不平等又加剧了社会贫富分化。

(参见:《纽约的贫富差距有多大?看看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FT大视野:德国社会隐蔽的贫富裂痕》《美国贫富差距扩大的制度根源》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