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行西方政党制度就是民主?西方政党制度正遭遇四大危机

2017-09-11 15:3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常将是否实行西方的两党制或多党制,视为是不是民主国家的根本标准。不可否认,西方政党制度自建立以来,曾在西方国家政治生活中发挥着长期稳定的作用,并对世界政治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但近年来,西方政治极化、政党民粹化、政府停摆等乱象频出,折射出西方传统主流政党党组织日趋松散、政党精英领袖领导力进一步丧失、“大党不大”的颓势。这让西方政党政治“现代民主精髓”神话逐渐破灭。

西方政党凝聚力不断下降。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西方政党衰落现象日益突出,一个重要表现是政党意识形态标签日益模糊,政党凝聚力不断下降,呈现“左翼不左、右翼不右”的趋同现象。首先,草根群体要求权力分散化和民主参与的呼声越来越高,大量涌现的非政府组织、“非政治党派”部分替代了西方传统政党作用。其次,西方执政党遭遇民意寒流,主流政党力量下滑,渐渐被新兴政党和极端政党蚕食,政党政治碎片化、民粹化态势加速发展。最后,西方媒体不但与政党争夺“眼球”和抢占政治话语优势,而且改变了西方传统政党的部分政治功能。西方政党选举和决策等活动往往屈从媒体意志和舆论压力,根据媒体的喜好选择领袖,根据媒体的基调制定相关政策,并通过媒体包装的领袖形象来宣传政策主张。

西方政党组织日益萎缩。素以组织完备、纪律严格著称的西欧各国传统政党,党员人数从20世纪60年代起大幅度减少,现有党员也出现了老龄化、消极化等问题,被视为西方政党衰落最直接、最鲜明的表现。以法国为例,2017年5月法国大选后,法国政党结构发生颠覆性改变,社会党和共和党两党长期轮替执政的政治架构被告终结。法国社会党内部派别林立,长期分裂,党员人数由鼎盛时的几十万人下降到现在的13万人。组织松散、党员很少受纪律约束,是当今西方政党的普遍现象。此外,美国政治家理查德·卡茨认为,20世纪70年代中期以后,电视已经成为主要的信息来源,成为党内精英与大众沟通的主要渠道,政党集会、政党游说、政党报刊等被电视屏幕所取代,普通党员对领导人的重要性大大下降,政党作为市民社会和国家之间的中间人角色不再存在,政党精英领袖的领导力进一步丧失。

西方政党社会功能弱化。近年来,西方国家政党的国家功能虽然在不断强化,但社会功能却在不断弱化。政党不能有效利用组织化的社会力量来发挥社会整合功能,导致西方政党在社会领域的功能和作用被不断挤占,以至于美国“占领华尔街”、法国“黑夜站立”等民众抗议运动不断;意大利五星运动党、德国选择党、西班牙“我们能”党等西方反建制新兴政治力量发展势头不减,活动范围扩大,不断抢占传统政党政治空间。西方政党遭遇的政党社会功能弱化、政党与社会关系割裂的危机,并非偶然。一方面,由于很多西方政党失去特色,导致民众认同度较低,感召力和凝聚力大不如前;另一方面,西方政党逐渐变成党魁把持操控的政治工具,在他们眼中政党不是凝聚民意的平台和实现民主的工具,而是满足个人野心的战车。这导致西方政党的党组织成为选举机器,政党政治游戏化,党的基层组织、党员个人作用不断弱化,对党的忠诚度降低。

西方政党治国理政乏力。在当前的西方国家,政党恶斗加剧政治极化、政见分歧导致议会立法和监督功能不断弱化、国家重要决策被利益集团绑架等现象,不仅凸显西方政党治理困境,也使政党面临着公信力下降危机。如在欧债危机爆发后,一些西方国家执政党不是从稳定和发展经济着手解决问题,而是盲目推行紧缩政策,削减社会福利,社会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引发中下层民众普遍反对。希腊主权债务危机后政府频频更迭,就是因为国民抗议政府削减福利,实行紧缩政策。在西方民众对未来的不安全感上升、社会矛盾不断激化的背景下,政府及政治家们往往成为众矢之的,人们将就业压力、安全担忧以及难民危机等都归罪于政党治国无方,要求改弦更张,政党功能进一步弱化。

西方政党的治理危机表明:评价一种政治体制的标准不应是是否推行西方多党制或两党制,而应是政党治国理政水平的高低。可见,世界各国之间最重要的政治分野,不在于它们政府的形式,而在于它们政府的有效程度,即看国家能否达到良政善治。

(参见:《“现代民主精髓”神话破灭 西方政党政治遭遇四大危机》)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