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带主义挖西方民主墙脚 美国没你想的那么公正自由!

2017-09-06 16:5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有些人一提到美国就想到民主,大说西方民主国家的自由开放、公正廉洁。事实真是这样吗?其实,表面看来开放的美国正在一步步背弃长期以来的自由主义,日渐接近货真价实的裙带主义,许多行业都得益于攫取利益或者寻租行为。同时,与日俱增的经济不平等加深了政治不平等,西方的民主制度正逐渐被其吞噬。

美国社会财富的集中自1980年以来不断加剧,金融部门、房地产等寻租行业成长迅速,整体经济不平等状况日益凸显。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7月19日文章《资本主义没有赢得冷战的胜利——为什么裙带主义是真正的胜利者》称,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裙带主义在美国经济活动中比重越来越大,金融、房地产等寻租行业迅速成长,在GDP和公司利润当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美国俄勒冈大学劳动力教育与研究中心副教授戈登·雷弗的研究表明,1947—1979年,美国每一个经济阶层的收入都有所增加,且幅度接近;然而,此后趋势发生逆转;1979—2012年,最贫困的20%的家庭收入下降,中下层至中上层家庭收入增长停滞或有小幅增长,收入增长集中于最富裕的20%的家庭,特别是最最富裕的1%。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等人指出,在1950年以后的30年里,美国最富裕的10%的人们掌握的财富比重保持在近30%;但从1980年至今,比重稳步增加到今天的近50%。美国人口分析网站创建人兼主编萨米·卡拉姆认为,这种不平等在美国更大程度上来源于能源、金融、法律、房地产等都具有吸引和滋生裙带风气的行业的迅速发展,以及其从业人员对各种利益的攫取。

与日俱增的经济不平等加深了政治不平等,在官商勾结的“旋转门”机制下,美国权钱交易现象泛滥成灾。近些年,在美国竞选政府官员所需费用一路飙升,政客们愈发依赖有实力为其赞助的个人和团体。随着财富向极少数人聚集,出现了一批想要通过斥巨资左右政治的“超级捐款人”。今天,美国上层精英已经形成了某种形式的官商一体,权钱合一。形象一点说,类似于中国的“变脸”,一会是官,一会商。这就是“旋转门”。比如曾先后在奥巴马政府担任白宫办公厅主任、财政部长的雅各布·卢,在政界、商界和文化界背景极深,是最有代表性的“旋转门”式人物。据美国《赫芬顿邮报》报道,2016年美国大选中,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从出资50万美元及以上的大额捐款人处共筹集到10亿美元,约占当年国会选举和总统选举总开支的15%,较2012年上升4%;这10亿美元中75%以上来自一些极富有的人,包括90位亿万富翁,其捐款总额高达5.62亿美元。这表明,富豪和大企业能轻易地用金钱换取政治影响力。

此外,所谓“精英阶层的亲戚关系”,也让美国的社会公正、司法独立备受质疑。从历史与现实来看,美国政坛有着浓厚的“裙带关系”传统,行政、立法系统家族化严重,司法系统家族化更为严重。纵观美国建国以来的多位总统——麦迪逊、门罗、杰克逊、泰勒、布坎南、格兰特、威尔逊、富兰克林·罗斯福、艾森豪威尔以及肯尼迪,他们都有亲属在政府机构或白宫工作过。不只是总统,裙带关系在议员间同样普遍。美国政治经济学领域非常有名的Dal Bo兄弟和UCLA的Jason Snyder,曾做过题目就叫Political Dynasties的研究,成果最后发表在RES上(经济学五大顶刊之一)。这些研究者收集了美国国会从1880年到1994年间所有议员(参议员和众议员)的个人传记,然后看他们是否有亲属也担任过议员。简单的对比显示,一个人连任议员的届数越多,他的亲戚在之后进入国会的概率就越大。另据《门阀美国》统计,从1789年到1957年,美国一共有91位大法官,60%来自门阀,40%的大法官的父亲是政治人物,还有6位是法官的女婿。因为法官在美国不是选举出来的,所以很容易形成小圈子,外人更难挤进去。这样一来,作为三权分立中起监督作用的司法系统,就被门阀所掌握,因此美国的司法公正是带引号的。

(参见:《美媒:裙带主义挖西方民主墙脚 美寻租现象严重》《王悠然:财富集中加剧美金钱政治》《其实美国十分盛行裙带主义,当年考公务员都得靠关系》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