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社会平等?中上阶层为巩固既得利益堵塞阶层流通渠道

2017-08-07 16:2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些人认为,美国社会是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社会,这种社会形态是最稳定的,社会公平、平等。但实际上,近些年来,中产阶级中的中上层阶层一直在不断巩固自身的既得利益,使之与中产阶层中的其他群体间的距离越拉越大,增加了美国社会的新矛盾,加剧了社会不稳定性。

美国社会自诩是一个不分阶级的社会,或者说,人人都愿意相信自己是中产阶级的社会。但近几十年来,与美国社会其他阶层人群相比,中上层阶层的收入出现了大幅度增长。据统计,美国25%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占全国所有家庭收入的一半之多,其中除去1%-2%的上层家庭,余下的大多为中上层家庭,过去20年,美国1%最富有的人财富增长了86%,其余人口的收入不增反降。其中中产阶层家庭收入占美国家庭总收入的比重从1970年的62%降至43%。无论从人口数量还是家庭收入来看,中产阶层都不再是美国社会的主力军,呈现“空心化”趋势,这导致美国贫富鸿沟不断扩大。它所产生的结果是中上层阶层不仅与其他社会群体在经济收入上拉开差距,也在获得高等教育资源方面拉开差距,而教育恰恰是人们改变命运、提升社会地位的有效途径。

对于既得利益,中上层阶层显然也是了解的,而且该群体也在努力维持着他们所保有的优势。研究表明,近一代人以来,受过高等教育的美国中上层阶层越来越擅长维护其子女的特权地位;同时,他们也特别擅长扼制其他阶层的孩子们向社会上层流动的努力。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美国中上层阶层尽全力在可以增加孩子优势的每一个领域里投资。以教育领域为例,来自中上层阶层的母亲们母乳喂养的时间更长、父母陪在孩子身边的时间更多。调查显示,自1996年起,富裕家庭的教育开支增长了近三倍,而其它家庭的教育开支则基本没有增长。

另一方面,该阶层的人群也在不遗余力地挤压其他阶层的孩子以阻止其获得自己子女所享有的机会。总体来说,中上层阶层会利用住宅区域限制、大学录取体制等结构性障碍和非正式的社会障碍将其与其他社会群体割裂。其中,住宅区域限制与大学录取体制等结构性障碍帮助富人阶层聚集及占有优质教育资源,而非正式的社会障碍则通过中上阶层特有的文化氛围对其他社会阶层进行排挤。伊丽莎白·科瑞德-霍凯特在她的著作《琐事的总和》中反复强调,受过良好教育的阶层通过建立一套实践规则来设立阶层间的障碍,只有少数掌握其中隐秘信息的人才能够读懂这套规则。它意味着,如果想要挤进充满机会的中上阶层,你必须欣赏正确的音乐、购买合适的食物、拥有合适的有关育儿哲学、性别差异等看法。

美国中上层阶层在近几十年来的扩展使美国的新矛盾不断增加。一是拖累经济增长,增加了居民区之间的不平等现象。经济学家谢长泰和恩里克·莫雷迪的研究表明,全美前220位都会区的住宅区域限制拖累了1964年至2009年间美国经济增长的50%以上。乔纳森·罗斯维尔分析发现,如果住宅区域限制最多的城市放宽其限制,那么居民区之间的不公平现象将减少一半以上。

二是加剧了阶层固化,妨碍了美国社会的流动性,使长期以来支撑美国社会机体稳定和健康成长的中产阶级产生分裂。美国中上层阶层队伍的扩大只是为一小部分人群提供了社会流动机会,把大部分中产阶级人群排除在外。美国作家和学者里翰·萨拉姆认为,作为一个群体,中上阶层过于自私自利,他们正威胁着把美国最优秀的一切给摧毁掉。

三是其对政治方面的影响力不断加大,但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该阶层成为消除贫富差距、解决社会不公的阻力。在实际生活中,美国中上层阶级具有更大的政治影响力。在35-40岁的群体中,中上层阶级的社会选举投票率接近75%,而下层阶级这一比例则不足50%。中上层阶层对旨在改进福利政策、加大社会财富再分配力度的立法和政策,大多持消极甚至抵制的立场和态度,这进一步导致了本应发挥调节作用的政府无所作为。有美国学者说,中上层阶层已经从原先社会学家的学术性问题转变成经济和政治问题。

(参见:《戴维·布鲁克斯:堵塞社会阶层流通渠道,美国老司机是这么做的》《美国中上层地位上升导致社会新矛盾 不利社会流动 形成阶层固化》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