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年惩罚了半个世界,美国制裁真是为了“和平”“人权”?

2017-07-17 15:45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美国一向自诩“世界警察”,总爱打着所谓“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号,动辄以“维护世界和平”“捍卫普世价值”为名,给被制裁对象贴上“邪恶国家”“流氓国家”“支持恐怖主义”“人权纪录差”的标签,对其他国家挥舞制裁大棒。而其背后的真实动机真的如此正义吗?看看那一长串受美国和西方制裁国家的名单,不难发现,受制裁的对象往往是那些重要战略资源丰富或战略位置重要的国家以及“不听话”或是“死对头”的国家,“制裁”显然是其维系霸权的一种手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美国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历史,就是美国成长为“制裁帝国”的历史。全世界接近一半的人都曾生活在美国经济制裁的阴影之下。

美国的“经济制裁”历史历经了三个阶段。“经济制裁”的提法始于一战后,由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提出,他认为经济制裁高效又省力,既打击了对手,又避免了战争。美国在启用经济制裁的初期也相当小心谨慎,实施经济制裁的数量有限。差不多都是针对别国的武力入侵、纳粹等国际社会“公害”,甚至还因为日本侵略中国而用制裁的方式断了日本的资源,都是讲正义、讲原则的。

可美国这种正义感并没有保持多久,二战结束后,世界进入到“冷战”阶段,美国和前苏联开始以制裁的手段作为相互博弈的工具。这个时期,美国的制裁主要针对前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意识形态与美国不同的国家及自己阵营中“不听话”的小弟。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统计显示,在1914至1990年间的174例国际经济制裁中,美国参与的制裁就有109次,占比高达63%。在1990年代的“制裁10年”期间,全世界经济制裁案例总数为66例,美国为50例,占比进一步提高到76%。曾经有一段时间,美国对35个国家实施了经济制裁,这些被制裁国的人口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比重高达42%。

冷战阶段之后至今可看作美国“经济制裁”的第三个阶段,这一时期由于世界政局的多极化,全面的经济制裁逐渐被针对特定个人和团体的“聪明制裁”或“定向制裁”所取代。比如今年6月美国制裁俄罗斯,并没有针对整个俄罗斯,而是制裁了38个企业和个人,这些个人涵盖了企业家和官员,都算是精英阶层,而丝毫没有明着针对普通民众。正如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学者彼得·鲁道夫所言,制裁的目的是为了改变被制裁国精英阶层内不同团体的利益盘算,从而对政策改变施加压力。

美国把制裁这种打击手段玩了上百年,效果又如何呢?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报告显示,在1945-1969年、1970-1989年、1990-2000年这3个阶段,美国对外制裁的成功率分别是50%、31%和29%,有的美国学者甚至认为美国对外制裁的成功率仅有5%。

实际上,美国频频祭出制裁这一“法宝”,除了使被制裁国蒙受巨额经济损失,更加重了被制裁国普通民众的苦难,甚至引发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1990年,美国对伊拉克实施的全面经济制裁导致伊拉克148万国民在1990年8月至2001年4月底间死亡。伊拉克人民的生活状况急转直下,社会生产遭受到了巨大破坏,从制裁前的有点小富退化到了前工业化时代,婴儿死亡率上升了6.3%,儿童死亡率上升了7.5%,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受到了强烈冲击。长期制裁所导致的人道主义灾难连美国的盟友法国、英国也看不下去了,要求美国放松或者解除对伊拉克的经济制裁。

(参见:《这100年,美国几乎“惩罚”了半个世界!》《西方国家动辄挥舞制裁大棒搅乱世界》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