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西方政党政治深陷内源性危机

2017-07-14 16:20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有人认为西方政党政治是当今世界优选的政治模式,它更能推动国家发展且体现民主。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与互联网的发展,当代西方政党政治面临严峻挑战。

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和12月的意大利修宪公投,2016年11月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2017年差点放出“黑天鹅”的法国大选,以及弥漫着政治不确定性的即将到来的德国大选都是当代西方国家政治舞台上引人瞩目的景象。而这一系列事件昭示了西方政党政治面临的内源性危机。

一是主流政党政策选择供给的危机。西方发达国家中的主流政党均面临此种危机。以欧盟成员国为例,绝大多数欧盟成员国中的主流政党,其实已经无法做到根据本国实际提出既符合国家整体利益、又不违背欧盟财政规则、同时还代表自己政治支持者利益要求的政策主张。而美国政党政治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近期的美国总统大选中,希拉里在拉选票的过程中既希望得到资本的合作,又要赢得少数族裔的支持,结果证明这是很难两全的,因为美国少数族裔在根本利益上最终是跟大资本相冲突的。而在面对美国社会的传统中产阶层裂变和解体,以及贫困群体类型与数量急剧扩张这一问题时,前任的奥巴马政府、民主党与特朗普政府、共和党也均未能正确回应。

二是激进小政党政治代表性的危机。当前西方各国政党政治中,社会主义左翼政党和资产阶级右翼政党之间的政治较量并没有替代或消除其他向度下的政党冲突。在各种政党中,选举实力较弱的小政党,往往有着更激进的意识形态取向,且激进小政党所提出的政策选择很难说是代表区域整体利益或者国家长远利益。例如,奈吉尔·法拉奇领导的英国独立党在竞选活动中最经常使用的“论据”就是,脱欧后每年节省下来的178亿英镑欧盟会费以及大量向来自欧盟成员国学生与流动人口支付的福利,可以大幅度改善英国民众的物质生活状况;但他却并没有对英国因脱欧要付出的巨额经贸关税和其他交往费用作出理性分析。

三是政党功能弱化、认同下降危机。在经济全球化和互联网深入发展的今天,西方国家传统政党的功能被分蚀,政府和民众的自主性显著增强使政党的政治中介功能大受削弱,造成民众疏远政党,对政党的认同感和忠诚度都在下降。政治学家英格丽德·范比曾在一篇论文中说,21世纪开始后,欧洲政党“失去了笼络民众的能力”。根据她的研究,早在2009年欧洲国家平均就只有4.7%的选民还属于某个政党。德国《明镜》周刊2016年发表文章称,在丹麦、芬兰和荷兰,有三分之一的民众相信政党,在德国和奥地利有四分之一,但在法国、意大利和许多东欧国家只有十分之一或更少的人相信政党。

四是代议制民主模式的危机。选举政治是西方民主模式的关键环节,通过众多的程序性和技术性设置,依靠选举进入议会的政党与政治精英组成在既定任期内执掌国家权力的政府。不难想象,在区域一体化和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直接民主和民众自治看起来很美,但在现实中却只有在有限的空间范围内是可行的。无论是英国脱欧公投还是意大利修宪公投,都在严重弱化议会民主决策功能的同时,过度刺激了民主政治中的民粹主义元素。这是西方代议制民主模式正在遭遇的危机。掩饰和遮蔽代议制民主的缺陷,将会严重弱化议会民主决策功能,过度刺激民主政治中的民粹主义元素,加剧民众与精英群体之间的裂痕。

(参见:《当代西方政党政治的三重危机》《网络时代西方政党政治困境》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