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政治撕裂频频上演,西方自由民主正在摧毁共识

2017-06-23 16:17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总有一些人,不断吹捧西方社会拥有更广泛的社会共识,赢得广泛的民意支持。实际上,西方政治已无力继续“制造共识”,西方各国内部及各国间政治撕裂的例子不胜枚举。

美国、法国、英国的选举政治一次次暴露出西方国家内部的政治分裂。民意的分裂使得以大众选举为基础的自由民主制度的代表性和合法性受到质疑,如果被选出的官员和议员无法代表大多数人民的意志,那么他们统治国家的权力又有多少合法性呢?2016美国大选被美国媒体称为迄今“最丑陋、最分裂”的一次大选。“喧哗与骚动”“愤怒和分裂”成关键词,凸显出美国“党派极化”“政治分裂”“种族紧张”等一系列严峻现实。

2017年6月9日,英国大选尘埃落定。但特雷莎领导的保守党未能如愿获得议会下院多数席位,不得不选择在北爱民主统一党的支持下组建政府,英国政治撕裂状况依然未能出现显著好转。14日,伦敦大火浮现安保、贫富分化等社会问题,有学者认为如若处理不好,将和之前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形成耦合效应,进一步激化和升级英国内部的种族、民族、党派冲突。

2017年法国大选期间,巴黎同时有支持及反对勒庞的游行,工会举办的游行更演变成示威甚至骚乱。而更令人惊讶的是,激进左翼的梅朗雄并不像2012年那样,旗帜鲜明地呼吁其支持者在第二轮选举中把票转投中左候选人,反而态度模糊,只呼吁其支持者不要支持极右翼的勒庞。这更说明法国政治上的左、右界限仍然存在,甚至有强化的趋势。

与此同时,随着基督教民族主义意识形态色彩浓厚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西方世界的共有意识形态已经破裂。驱使西方联盟各国共同行动的政治基础开始坍塌,各大国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制定新的外交政策。德国总理默克尔5月28日谈及七大工业国集团(G7)峰会时表示,与英美盟国“互相完全依赖对方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默克尔的这番话,将西方各国之间的矛盾彻底公开化。5月3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炮轰”德国,将矛头指向美国与德国之间存在“巨额”贸易逆差,还指责德国对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军事支出远远不足。一向互为友邦的美德两国陷入了剧烈的纷争。6月2日,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退出《巴黎协定》,公开了美国与其他六国的分歧,西方国家间的政治分裂深入发展。此外,难民问题、恐怖袭击、乌克兰危机等一系列问题还将持续加剧欧洲社会的撕裂。

有人会说,不对啊,过去几十年,西方自由民主制度的社会基础之一就是广泛的社会共识啊!没错。但西方国家一直以来凭借内部斗争、经济平等和冷战三项因素支撑着社会共识。而如今,西方走出这场共识分裂的可能十分渺茫。首先,自由民主正在摧毁共识。多元主义的兴起,个人的价值和自由被抽象地夸大,当社会不公严重到无法继续被掩盖时(美国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最初的信号),就必然会发生政治共识的解体。其次,西方在世界上的优势地位已经削弱,没有超额利润来进行内部安抚,也不可能再有机会从容地制造共识和向外转移矛盾。再者,自由主义价值观的合法性和欺骗能力已经基本耗尽,短期内无法重整旗鼓。所以西方眼下只能祭起民族主义、保守主义甚至宗教精神来得到暂时的凝聚,其实际是饮鸩止渴。无论如何,西方社会的政治分裂已经对其现有制度构成了严峻考验。

(参见:《范勇鹏:当西方政治无力继续“制造共识”》等)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