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自己的国家被殖民 美国民主外衣下的种族歧视

2017-06-14 15:18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从马丁·路德·金在林肯纪念馆前的广场发表演讲《我有一个梦想》,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有色人种的平权斗争似乎成效斐然。但美国记者、政治评论家克里斯·海耶斯在美国《名利场》杂志上发表的《美国土地上的殖民地是如何形成的》却指出,白人与有色人种之间的鸿沟并未因此而弥合。相反地,这条鸿沟以看似民主的方式深深的融进国家体制之中,并以一种新的殖民方式呈现出来。

早在1968年,美国前总统查德·尼克松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表讲话时曾指出,“我们应该建起一座桥梁,弥合美国黑人与白人之间的鸿沟,让大家都享有生而为人的尊严。黑人不会希望自己继续附属于这个社会,他们不想看到继续在自己的国家里被殖民”。

然而充满讽刺意味的是,真正的“在自己的国家里被殖民”却是由尼克松本人推动实现的。尼克松讲出这句话之后的半个世纪以来,美国已经在自己的国土上建立了殖民地,不只是黑人的殖民地,还有棕色人种等少数族裔的殖民地。在这些殖民地上,人们不能享有自由,统治权来自外部,法律不再是社会繁荣的根基,而是成为控制人民的工具。克里斯·海耶斯指出,我们通过民主的投票来压制自己的同胞,我们投票选出自己喜欢的人,通过他们剥夺某些同胞享有自由的权利,并借助法律将他们踩在脚下,给他们戴上镣铐。

事实也确实如此,法律意义上的黑人隔离制度被废除了,黑人成功进入了美国权力阶层:出现了黑人州议员、黑人市长、黑人市议会议员、黑人警察局长、黑人参议员,甚至已经成功选出一位黑人总统。但这种黑人手中的权力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某种带有昔日殖民政权色彩的体制的约束,甚至黑人手中的权力已经被纳入到那种体制之中,成为了它的一部分。这就是美国当下的种族等级现实,黑人可以在这个国家里生活,他们甚至可以出人头地,但他们很难成为真正意义上与白人完全平等的公民。针对黑人的下作手段从不缺乏,即使是一位在哈佛大学做非洲裔美国人研究的著名黑人学者,他也可能在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体面的住宅里被突然戴上手铐,原因仅仅是有人怀疑他偷了别人的东西。

同时,巴尔的摩市在街头被捕后非正常死亡的黑人青年弗雷迪·格雷和弗格森枪击案中被警察击毙的18岁黑人学生迈克尔·布朗等事件也表明,即使黑人隔离制度被废除了,但对黑人及其他有色人种的歧视依然存在。这是因为种族在公民社会(Nation)与殖民地(Colony)两者之间划下了清晰的界限,以“好邻居”和“坏邻居”、“好学校”和“坏学校”、“市中心”和“睡城”等加以区别。不仅如此,联邦政府的住房指导方针、地方房地产中介的销售取向以及各种中小学校董事会、市议会和业主委员会的决议等公共政策也清晰地将公民社会和殖民地区分开来。

如果你住在公民社会,司法体系就像你电脑里的操作系统,它默默在那里运转,为你的工作生活提供最好的环境;如果你住在殖民地,那司法体系看起来似乎成了某种电脑病毒,它不时侵入你的系统,打扰你的正常生活,而且这病毒所做的一切都名正言顺,甚至被人们当作一种常态。

在殖民地区域里,警方引发的暴力事件时常发生,如果你不愿屈服,死亡发生的概率并不低:桑德拉·布兰德,28岁,黑人女性,她最近死于德克萨斯州一所监狱,被捕原因是驾车变线时未打转向灯;沃尔特·斯科特,50岁,黑人男性,他遭到一名北查尔斯顿警察的枪击,背部中弹,当场死亡,原因是刹车时刹车灯发生故障未能正常开启;巴尔的摩黑人青年弗雷迪·格雷的死更加离奇,他在与一名警察发生目光接触后继续前行,随即遭到拘捕并被殴打致死。米歇尔·亚历山大通过对美国大规模监禁事件的记录证明,美国其实并没有终结种族主义,种族主义只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参见:《克里斯·海耶斯:美国土地上的殖民地是如何形成的》)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