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自由?老板、政府管理下的自由而已

2017-06-09 13:31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2011年英国《世界新闻报》曝出窃听丑闻,暴露出一些西方媒体为追逐利润,不惜侵犯人权、违反法律,而政府也与其暗中勾结,共同侵犯了公众的利益。

在西方媒体的宣传攻势下,很多人都以为“西方媒体不受政府管制”,从而以为西方媒体是自由媒体,进而再得出“西方媒体报道理性、中立、客观、真实”的结论。然而,西方媒体的报道真的能坚守“理中客真”这一新闻专业主义吗?恐怕未必。

虽然西方媒体不是政府开办的,号称是“独立于政府的力量”,但实际上它们并非不受政府控制。号称“民主标杆”的美国,有政府机构对媒体进行监管,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FCC),即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负责向美国的电台、电视台发放牌照,同时对节目的内容进行了最基本的限制,并负责规定所有美国国内的无线和有线通信行为。FCC可以根据“公共利益、方便或必要”的理由发放或不发放通信执照。

除了FCC,美国的其他政府部门如国家安全局(NSA)、中央情报局(CIA)等也会对国民甚至国外人的信息和言论进行监控管制,如果有违反美国统治或安全利益的信息都会进一步处理。比如个别美军士兵在伊拉克屠杀平民取乐的视频就被美国政府以“国家机密”的名义封存,如果不是维基解密将其偷出和曝光,全世界至今还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至今被美国全球通缉,被困在厄瓜多尔驻英国使馆已经长达5年,他只要踏出使馆大门就很可能被立刻逮捕。

在西方国家,大财团往往通过控制政治资源进而控制媒体。在西方体制下,FCC这样的政府部门只是执法者,国会则是立法者,而财团通过政治献金控制国会议员,事实上地位高于立法者,凌驾于法律。比如新西兰的奥克兰议会希望建一座国际会议中心,但小政府没有钱怎么办,奥克兰赌场财团出来说了,只要你们修改法律,让我可以多设立几台赌桌、老虎机,我就亲自掏腰包造这个会议中心,最终的结果就是奥克兰议会与财团握手成交,法律顺利修改。可见在西方,即使是清廉度相当高的国家,金钱不仅可能买到权力,连法律也能“买”到。

显而易见,西方主流媒体都是有老板的,而它们的老板又与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导致主流媒体往往成为政府“隐性宣传”的工具。比如主流媒体可以批评老板不喜欢的政党和总统,但主流媒体绝无可能批评老板,或者批评“老板不希望批评的东西”。比如西方主流媒体绝不会批评“政治献金制度”。

有些人会拿出几本西方出版的“赞美中国制度”的书籍来证明西方言论自由。事实是,西方主流媒体并不会宣传这些书,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些书的存在。类似“中国崩溃论”的书籍则会被西方媒体免费地,热心地宣传,最终深入影响了整个西方。另外,媒体信息传播方式有主动的也有被动的,比如电视节目对观众来说就是被动信息,只要一开电视就强行灌输你一些观点或广告,观众除了关电视并没有选择权。网络搜索“中国”、“俄罗斯”时很可能就会因搜索引擎的刻意排序而出现大量的负面新闻,积极正面新闻非常少。

西方媒体越强大,就越需要有独立的监管力量对其进行监管,西方政府虽然也试图监管了,但因制度问题,地位低下无力监管,也做不到独立。没有监管和制衡的西方媒体集团自然就变成了独裁的主流信息发布者,一切为媒体财团的最高利益服务,长期自吹自擂的“理中客”和“言论自由”也不可能有了。

(参见:《魔王:西方“自由媒体”真的自由吗?》)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