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系人类未来的气候变化领域:美国是落后者,中国真正在努力

2017-06-05 15:14 参考活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国内外一些人总把美国描述为“世界领袖”,为世界人民的美好生活、未来发展努力,而把中国描述成对世界没有贡献的“搭便车”者,甚至是阻碍。这种观点充满了荒谬性,近来在关系人类未来的气候变化领域上中、美的不同表现,更是让人们看清了这一点。

近日,在中国、欧盟纷纷表示将履行巴黎气候协定之际,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此举严重削弱了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努力,更让人们看清了美国的司马昭之心,就是不想承担与其大国地位相符的责任义务,只想谋求一个更加符合美国利益的气候协定。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上所作出的努力获得国际社会称赞。美国沃克斯网站刊文称,实际上,中国在清洁煤电技术上投入巨资,在电力领域逐步减少碳排放,在气候变化领域上的行动相比于美国来说更积极,近期美国发展中心对中国能源市场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采取了多项措施对煤电领域进行整顿,包括减少现有煤电厂的排放、封存老煤电厂和提高新电厂标准。该项调查指出,美国在气候变化领域中是落后者,中国正在真枪实弹地与气候变化作斗争。

2014年起,中国实施的常规空气污染物的标准比欧盟和美国的标准更高,并提高每单位煤产生电量的效率标准,以达到电厂节能减碳的效果,现有中国煤电厂正处于技术升级的阶段。这一切都意味着一个明显的事实:如果美国目前的监管趋势持续下去,到2020年,美国每个在使用的煤电厂放到中国都是不合法的;到2030年,中国将在气候变化领域成为毫无争议的技术和经济领导者。

中国对煤炭的利用方式有非常显著的改变。2000年左右,中国经济开始迅猛增长,并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人摆脱贫困,这种增长几乎完全由煤推动。2010年开始,中国政府鼓励生产密集型经济向更依赖服务和质量推动的经济转变,并开始积极利用可再生能源,由煤驱动的经济增长临近尾声。2013年,中国煤炭消耗量为1964.4百万吨油当量,2014年为1943.3百万吨油当量,2015年,中国煤炭消耗量下降至1920.4百万吨油当量。

中美两国在气候领域战略不同。美国拥有得天独厚的、丰富且廉价的天然气,由于天然气的碳排放密度小于煤,对美国而言,从主要使用煤到主动使用天然气,从而推动碳排放量减少并非难事。中国的天然气储量不太丰富,难以开采,现有的基础设施也不利于天然气的利用,因此,中国必须从煤直接飞跃到可再生资源,这势必要求在减少煤电利用的同时保持可再生资源非常高的增长。

对此,中国政府做出了许多努力,建设清洁电厂,清理或关闭现有的污染电厂。煤电厂分为三个基本类型,第一种是亚临界电厂,这种煤电厂达不到水的临界点,温度在705华氏度;第二种是超临界电厂,温度达到1000华氏度;第三种是超超临界电厂,最高达到1400华氏度。随着温度和压力的上升,每个单位煤产生更多的能量和较少的污染,发电过程也变得更清洁。中国政府大多数新建的电厂都是超超临界的。美国发展中心团队列出一份中美各自前100位的最高效煤电厂名单,中国的煤电厂里有90所是超超临界煤电厂,其中,而美国前100位煤电厂中只有1所。虽然中国仍有污染较高的煤电厂,但它们正在转变为低排放和高效煤电厂。总体而言,中国在气候变化领域上的行动相比于美国来说更积极,中国对煤电利用领域制定一个长期而周密的计划、在电力领域逐步减少碳排放的做法值得其他国家学习。

(参见:《美媒:到2020年,中国将比美国的煤电厂更有效率》)

责任编辑:韩新春(QY0001)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