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曹妃甸应有国家高度”

2015-12-24 14:56 环渤海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魏后凯,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

河北一直以来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如何发挥毗邻京津的优势,二是如何发展沿海地区的问题。如果河北把这两篇文章做好,发展前景就会很大。在我国沿海地区的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三个大的区域里面,京津冀是搞得最差的一个,由此也产生了北京、天津与河北的强大落差,原因在于北京、天津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不跟你玩的心态,现在我们就是要打破这种尴尬。在这种背景下,观察曹妃甸的发展,我有两点感受。

首先,我多次来过唐山,包括曹妃甸,第一次来的时候,曹妃甸还是在吹沙造地,这次来了以后感觉变化很大。短短几年间,曹妃甸的发展速度很快,我认为,这种速度不亚于过去的深圳速度。过去,曹妃甸没有任何产业基础,因此发展速度肯定是非常需要的。但是下一步,在速度的基础上,应该转型曹妃甸品质,只有速度没有品质肯定不行。只有让曹妃甸速度,加上曹妃甸品质,才能够在全国形成一种可以推广、可以复制、可以引领,具备借鉴意义的曹妃甸精神。

其次,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多从国家层面看待曹妃甸的发展问题。我认为,曹妃甸不单纯是唐山的曹妃甸,也不单纯是河北的曹妃甸。我国正在编制京津冀一体化发展规划,在这个规划中,曹妃甸应该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因为曹妃甸兼有沿海和环京津两大优势,应该在京津冀一体化中占有重要地位。

关于如何从国家层面看待曹妃甸的地位,我认为可以从四个角度观察:

第一,前段时间,国家发改委组织讨论首都经济圈空间结构的总体思路,我就提出,京津冀的空间结构首先应该是“双核”,这个“双核”就是北京和天津;然后是四条“图线”,分别是北京-天津、北京-石家庄-再向南、北京-唐山-曹妃甸-秦皇岛以及黄骅港-曹妃甸-秦皇岛-滨海新区这条沿海的“图线”,这四条线将成为未来首都经济圈开发的重点,将成为人口、产业的密集地带,成为支撑京津冀一体化的重要骨架。

我还提出,在“双核”之下设置四个“副中心”,分别是唐山、石家庄、保定、廊坊。当然,这四个“副中心”是经济上的“副中心”,而不是所谓的“政治副中心”。对唐山来说,过去我们一直讲京津唐,是把唐山放在与北京、天津同等重要的位置,后来这个概念被忽视了。现在,唐山要成为京津冀一体化的“副中心”,那就应该在老城区和曹妃甸形成“双核”的结构,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成为京津冀的“副中心”城市。

第二,我认为,曹妃甸是京津冀地区三个最优发展前景的增长极之一。在未来的京津冀地区,首屈一指的增长极应该是天津的滨海新区,第二个就应该是曹妃甸,第三个应该是廊坊地区。为什么把廊坊也作为增长极?因为首都第二机场放在那里。未来的京津冀协同发展,不可能依靠北京和天津的主城区拉动经济增长,这三个地方最有条件成为核心增长极。

第三,从国家层面来看,应该以天津滨海新区为核心,把曹妃甸和北京的朝阳港口纳入进来,联合向中央申报一个多点的、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区。这是一个“1+2”的格局,滨海新区是“1”,朝阳港口和曹妃甸是“2”。我认为,京津冀三地共同打造自由贸易区,应该是有条件、有可能的。

第四,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可能会形成两到三个国际航运中心,现在的上海地区已经是国际航运中心,我国的北部、环渤海地区应该也有一个国际航运中心,这个国际航运中心,单纯依靠天津或者曹妃甸都是无法打造的。我认为,天津、曹妃甸和北京可以共同打造北方航运中心,可以通过资本等手段让北京参与进来,分工合作,共同打造国际航运中心。

再者,关于首都的功能疏解,我认为,可以为曹妃甸的发展提供基础。现在存在一个误解,好像北京的功能就是要向保定、廊坊疏解。我觉得,如果把北京的功能都疏解到保定,就会形成北京、天津、保定三张“大饼”,只能让“大饼”更大。如何解决摊“大饼”的问题?我认为,首都功能疏解应该是多方向、多层次、多领域的。“多方向”就不能局限在保定、廊坊,也应该包括张家口、承德,包括唐山、秦皇岛甚至石家庄。“多层次”就是首先思考把首都功能的一部分向北京郊区疏解,第二层次是向河北疏解,第三层次是向河北以外疏解。对接曹妃甸来说,承接的过程不应该是来者不拒,应该是有所选择。

曹妃甸这个地方可以成为承接河北、承接环渤海、承接京津冀地区产业转移的高地。在产业选择上,一是要考虑战略新兴产业,二是要考虑高端制造业,三是要考虑高端服务业,不能再搞低水平的重复建设。曹妃甸承接产业转移的重点应集中在三个领域,一是与港口、物流、加工制造相关的产业,二是与这些产业相关的总部、研发中心、营销中心等,三是重视吸引优质的医疗、教育、文化等项目。

最后,我想谈谈曹妃甸应该注意的四个问题。最近几年,曹妃甸做了很多工作,吸引了大批项目,这一点跟前些年的滨海新区差不多,项目来了,有项目了,但怎么依托这些项目形成产业形成产业链,是我们下一步需要研究需要解决的问题。假如有了项目,没有形成产业链,就不会形成竞争优势。

产城互动的问题也应该注意。现在产业聚集做得不错,但人口集聚比较滞后。如果只有产业,没有人气,就会与很多的沿海开发区一样,发展很多年了还是一座空城。怎么依托产业集聚,加快人口集聚、增加人气,让产业和人口协同发展,是我们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还应该提高土地利用率。现在我国的人均建设用地约为135平方米,按照国家的规定,应该压缩到人均100平方米以内,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新型城镇化需要依靠现有土地的挖潜,依靠效率实现,而不是过去依靠土地城镇化铺摊子。曹妃甸怎么提高土地利用效率也是需要研究的问题。

应该处理好与北京、天津的关系。当然,我想与北京的关系比较好处理,唐山与北京的关系历来很好,而且北京与唐山的关系是一种互补的关系。关键是理顺唐山与天津之间的关系,唐山和天津的结构是竞争性的,如何加强两地的分工合作,是需要研究的重要课题。

责任编辑:戴琪(QY0021)